白叶子

勉强算是文手的白叶
偶尔不务正业地客串主催
MapleStory光渡(白鸦)/佩露/凯杰
无药可救的老白厨

微博@白叶子-MS光渡极地观测站
推特@shiroileafzi
噗浪@baiyezi

大半夜跟赫老师讨论了一下突然瞎jb发点感慨。在有魔法设定的世界观中“死亡”有时本身不如现实主义那样具有泾渭分明的隔断性,因为亡者总是还有机会通过某种实体化的形式暂时回到生者当中去,切实地回应他们的思念。好比先皇活在佩特的主线剧情和技能里,弗里德的日记和hom的思念体,化身为光影的飞鱼丸和各路幽灵等等。而老白的消失——特指属于“白”的那一部分——则是彻底了无痕迹地从这个世界上“消亡”了。如果没有次元图书馆的记录,没有人知道他曾经存在过,或他曾经是那样的一个人。而那种记录能够留下的也是极其有限的一部分,是被认为最重要的一部分历史,它其实很难告诉读者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物,有怎样的棱角和温柔。连亚林都...

【MapleStory】【授权翻译】白魔法师的慰劳~加上渡鸦~(男神x我)

原作者:獣狸(쥬우리)さん @ owakokonotsu1
原文:https://twitter.com/owakokonotsu1/status/923793236551860226
翻译:白叶

授权截图:

从兽狸桑那里收到的生日贺文,被苏得一塌糊涂翻译过来分享一下

警告:男神x我

警告:真的很苏的男神x我



  敲门进入白魔法师大人的房间,却没有闻到药品的刺激性味道,而是充满了甜蜜的气味。不知不觉间分泌出了唾液。
  想着“到底是在做什么呢”看过去,那位多么伟大的人,竟然穿着围裙戴着三角巾站在桌子前面。
  他一边皱着眉头,一边...

【MapleStory】10月的小段子整理

佩露光渡CP向有,三轮车有

好吧,其实是万圣节的佩露南瓜车今天来不及了,所以先开个半截车混个更(。)


TMS60分-Before I die

他还记得当时那件袍子是新做的。在决战前的大约两个晚上,他回去取这件新衣服,外袍是一如既往的纯白,内衬里用浅金丝线绣着密密麻麻的魔法纹路,指尖拂过的时候,会有奇异的发烫感,仿佛温柔的火花。他再熟悉不过的东西被精巧地组合在一起:魔力强化阵、防护圈、净化四芒星,该是用了她们多少心力呢?一旁的首席魔法师告诉他,胸前的金色四芒星也是新做的,是欧罗拉这段时间研究出的最新材料。
露米诺斯发现自己真的离开这里太久了。所幸欧罗拉的运转体系已经基本成熟,不需要他凡事...

一觉醒来不明所以地被封了几篇……好吧,但车还是得开,再想想办法

我的青春喂了狗

佩露,校园AU

警告:天雷滚滚,狗血烂俗,看标题就知道这是个辣鸡玩意儿(。)


1

今天早晨佩特刚睁开眼睛,然后就被人从床上一脚踹了下去。正在他一头雾水的时候,他的长裤和衬衫被人一并丢了下来,扑了他满脸。然后他看到了露米诺斯愠怒中带着惊慌的侧脸。
他上半身不着一物,所以佩特一眼就能看到种种不可描述的痕迹,从颈间一直爬到腰窝满满都是,裹在被子里的部分想必会更加不堪入目。
然后以身手矫健神出鬼没著称的佩特同学就被枕头完美命中了。
露米诺斯披着一件纯白色的浴袍,左手拎水桶右手拿墩布,一丝不苟地打扫起房间来。佩特直到这时候才意识到这是露米诺斯的房间。昨天晚上他第一次来这里——因为受到了露米诺斯的...

MapleStory欧罗拉父子同人创作企划招募☆

这个博主又没搞正事系列


溺于极光

——MapleStory欧罗拉父子同人创作企划


“那么,欢迎来到最纯净的光之世界。”


基本要求是……

*以白魔法师和露米诺斯的双人同框为主题的同人企划。

*参加的形式是插画。

(如果手绘,请扫描,不接受拍照)

(向各位文手继续道歉orz)

*1人提交1张作品。

*横向、纵向自由,300 dpi,PNG格式。

*背景透明。


关于内容……

*关于两人之间的关系请自由设定,不要求一定是CP向。

*关于露米的年龄请自由设定,从baby到成年都可以哦!

*可以画非游戏原作的AU(平行宇宙设...

【MapleStory】7~9月的超短篇小段子

*光渡佩露凯杰CP向有


【光渡】

1、小路

高低不一、长短参差的屋檐交错,阳光从长出皱纹的瓦片和旧木板上溜下,在一个转角,披着黑色长袍的男人突然对身后的同伴打了个手势。
“哎,在这等我一下。”
他步伐轻快地钻进了一条一人宽的小巷。被留在原地的同伴有些好奇地环视了一圈周围。转角处最近的一家小店招牌已经斑驳了,里面塞满了各式各样的头盔、披风和长袍,但成色都不怎么新——他猜测这是一家二手寄卖商店。店主人躺在深处的一张摇椅上,抬头打量了一下这位与周围格格不入的旅人:雪白的长发,一尘不染的长袍,一柄嵌着奇异光辉的魔杖,从不离手。他认定这人不会照顾跳蚤货的生意,便把草帽往脸上一盖,连招呼都不招呼就打...

【MapleStory】时间剧本(2)(佩露)

过会更佩露先占个位

造成一种九月没开天窗的错觉(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的(1)


2

如果管家大人和克里斯蒂娜她们在就好了,佩特在第十五次把书架上的《哨兵管理手册完整版本》按回去的时候想。可惜这里没有水晶花园的引以为傲的情报系统,要不然怎么会劳烦大少爷亲自动手,在这里大海捞针一样地四处捡漏,试图拼凑出一点线索。

在了解了这个世界的一些基本常识以后,佩特也就不再悄悄地“借”入门书,而是在晚上的休息时间大摇大摆地在协会的书房折腾。当然,热衷于书房也不单纯就是为了这个。

“我没想到你这么喜欢看书。”

横梁下的角落,一团来历不明的光球的后面,脸上被照得阴晴不定的露米诺斯静静地发表看...

就,证明一下8月没有咸鱼(这么低产你好意思

画风十分蛇精病的参本文,希望大家买了本子不要因为这篇文太神经病而退货(……)

发现之前的载点挂了,补了一下档

光渡七宗肉系列的,都是R18,大家自重哦☆(

暴怒(=处刑)
怠惰(=教学时间)

赶稿赶得失智崩溃,还想捡一捡手游老白剧情的翻译,佩露新坑……对不起可能还要再多等一下………………如果有人在等的话……………………(

我要挂人

揭穿某著名甜文写手脑内全是刀的真面目!


梗是从手游M的老白复活剧情来的

然后我们两个CP脑就很过分地代入了一下白鸦

产生了更过分的刀子(你他妈知道过分还发


【MapleStory】时间剧本(1)(佩露)

*新坑

*我流哨向私设有 


佩特敢肯定他现在绝不是在一个正常的世界里。

“很欢迎你加入我们。”

站在对面的弗里德露出无懈可击的微笑,向他伸出手来,佩特面无表情,在握手的时候顺便摸了一把弗里德手上的戒指。不错,连这种细节都伪装得一模一样,佩特感觉自己作为同行应该佩服一下。

好,这位和蔼可亲的长袍法师开始讲起了接下来的对抗计划,佩特听了个开头就开启了自动过滤,这跟弗里德当时跟他说过的话基本就没有区别嘛,还不如赶快琢磨一下这里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佩特的眼神飘到了弗里德身后。

说真的,他差点就相信自己是一不小心穿到过去了——但是谁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埃文现...

【MapleStory】沉没(佩露)(R18)

露米诺斯生日快乐!!!

北京时间还没过12点,我强行当作没迟到(喂

没头没尾,纯pwp,想好再上车:

嘀嘀嘀


补个试阅,之前放过的售票窗:

审核通则9题-第5/7题:工口台词


露米诺斯一向沉默寡言。如果你想听他说一些不同寻常的话,最好轻轻咬住他的左耳,用已经微微发烧的耳廓,作为耳钉的冰冷触感的无上佐餐。美味吗?你一直有点难以想象欧罗拉出身的正统魔法师会打一串金属耳钉,尽管本人总是坚称这是魔法道具,但是对于你来说那只是某种奇妙的不和谐音,就像你从背后看着那软软的蓝色发尾撩过颈间,或者不经意间瞥见那宽松袍袖下带着新伤的紧实手臂,或者现在那只骤然缩紧牢牢凝视着你的湿润赤瞳——你以为他...

【MapleStory】沙漠与玫瑰(光渡/白鸦)

沙漠野战play(骗人的

有那么一点点的R18

很短很短,放上来混个更,回去试图搓一搓712的露米生贺


他的背上是洒满绀色天空的星子,他的身下是用指腹缓缓吻过他背脊的情人。唯有夜半凌晨才是热带沙漠的一天之中最好过的时候,但是他的汗水却穿过干燥的空气,融化在情人的长发缝隙里,像十指紧扣十指,血融于血。

渡鸦觉得有些疼。他的情人把他钉在原地,动弹不得。白那总是薄无血色的唇泛起一抹红,看起来跟馅饼里面的玫瑰花瓣一样美味。于是他俯下身去尝白的味道,用舌尖,用身体吞没他。在巨大荒漠的怀抱中,裹挟他们的并不是沙流——白垫在身下的白色长袍成功阻止了这一点——而是更可怖的洪流。疼痛贯穿着他的灵...

本来只是想复健结果一不小心油门踩狠了之售票窗

证明一下我放假了(。

但愿不要被毙……


审核通则9题-第5/7题:工口台词


露米诺斯一向沉默寡言。如果你想听他说一些不同寻常的话,最好轻轻咬住他的左耳,用已经微微发烧的耳廓,作为耳钉的冰冷触感的无上佐餐。美味吗?你一直有点难以想象欧罗拉出身的正统魔法师会打一串金属耳钉,尽管本人总是坚称这是魔法道具,但是对于你来说那只是某种奇妙的不和谐音,就像你从背后看着那软软的蓝色发尾撩过颈间,或者不经意间瞥见那宽松袍袖下带着新伤的紧实手臂,或者现在那只骤然缩紧牢牢凝视着你的湿润赤瞳——你以为他是一片一尘不染的蓝天,但突然之间,一群白鸽扑棱扑棱地振翅而起,打破了表层的宁静。
可那依然还是那么美。你...

两男生打架被罚现场法式热吻 梅赛德斯:要学会爱护队友

*佩露小甜饼


“我说你们两个啊……”
“……抱歉。”
“是我的错。”
两个家伙互相望了同时开口的对方一眼,又很刻意地扭开了头。
“虽然说我都应该习惯了,不过这次的资料真的很重要啊,幸好阿岚和隐月把复原的方法也一并带回来了。”埃文看着刚刚还在大打出手的佩特和露米诺斯,仿佛放弃一般地叹了口气。“拜托你们下次注意一下可以吗?”
“我会的。”
“我保证不会再发生了。”
面对再次异口同声的两个家伙,埃文实在不好意思说什么了,倒是一直在旁听的梅赛德斯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说你啊,不要因为自己是后辈就心慈手软,要不然是没法建立起威信的。”精灵女王表情严肃,“犯了错误就要接受惩罚。”
“哎,但是……”佩特和露米诺...

假装自己很勤奋的六月第一更


先放一个玩梗233333

你应该试着吃一吃光渡的4个理由:

1、佩露的先代组,两代人的羁绊,非常好吃  求你了

2、温柔又黑黑的老白,撩人又苏苏的师傅,非常好吃  求你了

3、Bad Ending,一死一堕落,玻璃渣遍地,非常好吃  求你了

4、我会产粮的,虽然不一定非常好吃不过求你了


静谧之林没有白天黑夜之分。时刻的运转、乃至季节的交替,都藏在无机质的黄铜挂钟里。没有夏日的风铃丁零,没有隆冬的火炉劈啪,时间只能在魔法师们忙里偷闲,坐下来喘口气的时候嘀嗒、嘀嗒,如同一声接一声轻不可...

【MapleStory】怪盗渡鸦的宝物图鉴

*大量捏造……不,基本就是全篇捏造……

*(不可避免地)含光渡=白鸦



躺在佩特仓库深处的黑皮记事簿,是怪盗渡鸦为数不多的遗物。
本子的边角都已磨软,内页的羊皮纸上的笔迹却完好如初。显然,虽然在旅途中不可避免地旧了皮囊,却得到了主人精心的保管。
扉页上没有署名,只用炭笔草草地涂了一顶渡鸦帽。

第一页上是炭笔绘画的一摞圈圈,仔细看,才能分辨出是一堆银币。
下边潦草地画了一个日期(如果是知道渡鸦生年的人,大概会感到惊讶:这时的渡鸦还是个十二岁的少年),和龙飞凤舞的“阿尔伯特公爵,阿里安特”,最下面跟了一行小字:“杂货店,药水。”
早期的几幅素描几乎都是钱袋和银币,主人似乎对宝石并不怎么感兴趣,钱币...

*60分钟速摸复健

*机器人梗就是MS最新活动那个……不过并没打剧情就是借下设定没头没尾地苏一把老白(你


导购小姐实在弄不明白面前这位顾客的需求。她已经快要带着这位男士逛完展示廊了,可是他似乎没有对任何一个展品发生兴趣。
“专属于您的机器人!总有适合您的那一款哦。”
这是这家新成立的机器人公司的招牌广告,每天在巨型银幕上来回滚动播放。的确,很多前来参观的人光是看到第一个展台的美女就迈不开腿了。顺畅的直发,含着光的眼眸,每一个角度都被精心打磨过的脸庞,柔和地吐露着“主人”的话语,无法不令人驻足多望两眼。就算对外形和声音不甚满意,也可以接着挑选,或者花上一点昂贵的时间等待定制。
不会有不...

为什么我要在这时候搞出一个病娇百合的大纲

*露西德x梅赛德斯



玻璃柜子里摆放着一件精致的展品。
以古木为身,缀以洁白的雀羽,和漆成朱红的侧翼。一式两样,左右各一。它看起来像一对弩枪,唯一的不同,只是在应该放置箭矢的地方空空如也。
恐怕是因为这对弩枪再也不会用于射击了。放在玻璃柜子里的,应该是标本,而不是武器。
“梅赛德斯大人?”
身后传来呼唤她的声音。梅赛德斯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用不着回头,她也知道来人是谁。精灵王的休息处,除了她自己,只有第二个人有涉足的特权。
“您又在看这个了吗?”
“嗯。”梅赛德斯没有移开目光,“虽然外表没有任何变化,但我总觉得……它的生命力正在流失。也许应该拿出来用一用。”
“您在说什么啊?”
她的手腕被握住,一双含着笑意...

【全职高手】冷圈的从容

对全职原文672 弱队的从容 的戏仿

三刷全职,对这一段特别有感触,忍不住搞了个人造雷

写着玩的,别太较真……


第六百七十二章 冷圈的从容


  小冷圈当然知道眼前这人是谁。换作普通情况下,在Lofter遇到聚聚,无论是遇到哪位,都会觉得是种意外的惊喜。


  可是此时的小冷圈又哪会有这样的心情?


  说起来这种冷圈的粉丝也着实可怜。热圈有大手太太,有高质量粮食,有大堆的评论和热度,这些都是足够让粉丝津津乐道的东西。但是冷圈没有这些,冷圈的粉丝,会青睐他们的大坑,显然不是被这些光鲜的东西所吸...

埃文不在的时候,阿岚、梅赛德斯、隐月划拳决定谁去给掐得风生水起的佩特和露米诺斯劝架。埃文在的时候,这个差事莫名其妙地就落到了他的头上。

埃文倒是真的有心想把这件事做好,毕竟他景仰的前辈弗里德,在处理这两个麻烦人物的问题上似乎很有一手。于是后继者埃文也坚定认为自己应该向前辈看齐。实在搞不定的时候,他也请教过阿岚(“啊哈!你问这个嘛,我真记不清了,但我想你是不用担心的。”)和梅赛德斯(“他们两个吗……其实什么都别管比较好。”),但是都没有得到合适的答案。最后他找到了隐月,隐月沉默了一会,结果还是告诉他:“阿岚和梅赛德斯说的没错。”

“就,就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我想从前弗里德前辈一定会有什么办法的...

【MapleStory】Lightmare

露米诺斯站在阶梯的顶端,背对着众欧罗拉魔法师低垂的头。宽阔的大厅里,所有人统一身着雪白的长袍,手执魔杖,笔直站立,仿佛和周围纯白的冰凌和大理石融为一体。即使数十人同时在场,却连衣衫摩擦的声音都听不见。

在这片不可思议的静寂里,露西亚悄悄抬起了头。

在那块高耸的祭台前,少年露米诺斯的背影越发显得单薄。她一直觉得这是件非常荒谬的事情——精通法术的成年魔法师只能站在台下,最重要和最危险的事情居然要由一个还没她高的孩子去完成。

即使她知道这个孩子有着特殊的来历,即使她知道未来他一定会比在场任何人都强。但……怎么能现在就让他去承担这么沉重的责任呢?

可是这时露米诺斯已经动了。少年的身遭浮现出四个...

韩国推特同人圈常用术语和一些礼仪

被搞怕了,只好外链……

如果这样还pb那难道是连外站都不让提了吗……

好像总算存活了!

微博文章: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97614697116585

【MapleStory】光渡组小型停车场

太耻了不打作品Tag……


七宗肉:
色欲 
贪婪 
贪食(上)
贪食(下) 
暴怒(=处刑)
怠惰(=教学时间)
(傲慢和嫉妒……当然是还没填了(。

其他肉:
初夜(感谢赫纸合作~) 
罂粟 
盲鸟 

TBC

【MapleStory】教学时间(R18)(光渡)

*车

*糖


试阅:

“光,不要只顾着下面,过来吻我……嗯……”

白的长发丝绸般覆在他身上,黑发和白发混合在一块,唇舌也随之相交在一处。白的吻也不能算是娴熟,通常都是由渡鸦首先进攻过去,白再反攻过来,但今天渡鸦有意地让了他一把,宽容地纵容白的舌头过来有些粗暴地舔他。

不知怎地他突然那觉得自己有点像个跟小孩子玩赛跑的大人。这个念头令他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笑什么,哪里痒吗?”

白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着他的头发。

“不……没事,继续吧。”实在不好意思说他刚刚把谁当作“小孩子”,渡鸦凑上去亲了亲白的耳朵掩饰过去,“你试着动动看。”

然而他心里确实很有几分欢欣鼓舞,和不能对外人言...

一个开头(。)

(暂时)只有开头

苏完就跑真tm爽(被暴打


没有人会在礼拜五下午逗留在学校里。刚开学的校园跟清早顶着熊猫眼的加班族似的,洋溢着起不来床干不动活的惰性气体。盼星星盼月亮盼到了周末,屁股还坐在教室里,心思早就不带喘气地狂奔了地球一圈。
办公室里的教师们也不例外。约摸下午三四点,人就稀稀拉拉地散了。年轻的女教师大眼睛贴着小镜子补了好一阵子的妆,总算满意地昂起了下巴,才发现周围都走得没人了。她匆匆拎起手包铿铿地走到门口,正要习惯性地锁门,突然发现角落里还有一个人。
那人短发雪白,笔记本电脑挡了半边脸,却拦不住那对充满魔力的冰蓝色眼睛。
女教师看得心思一动,忍不住开口叫他:“那个……白老师?您还不走吗...

MapleStory x 炎之轨迹联动露米线微量剧透

没亲自入坑,来源是国际服的截图,如有误解请指正

【佩露滤镜注意!!!】

【剧透注意!】【剧透注意!】【剧透注意!】


前情:(MS世界)露米和佩特一起攻击品克缤的时候,佩特突然和品克缤一起消失。情急之下露米直接跟去了另一个世界(炎之轨迹世界)寻找佩特。

Luminous:佩特和我攻击品克缤的时候,那个笨蛋(the sloppy one)突然和品克缤一起消失了,后来只有品克缤回来了。

Alfred(NPC):啊,那你一定很担心他。

Luminous:…才,才没有,他对我才没那么重要。

Mas(NPC):他都到另一个世界寻找他的伙伴了,他肯定很关心他。

(描述情况)

Luminous...

【MapleStory】巧克力什么的还是偷来的香(佩露)

*双向暗恋前提

*八嘎情侣逗比风

*没有刀!情人节快乐!



天地良心,世界闻名的大怪盗佩特在情人节前夜刚回到水晶花园,就差点被新情报吓得栽个跟头。

“你说露米诺斯准备了巧克力?!那个露米诺斯?!”

佩特顶着幸灾乐祸……不对,总之是某种把“兔子也学会咬人了”和“看热闹不嫌事大”结合在一块的“哎卧槽这兔子出息了”的欠揍表情,呼啦一下出现在克莉丝汀的电脑屏幕后边:“快说说,谁教他的?怎么做的?好吃不好吃?”

“……主人,我们这里是情报机关,不是美食研究所,更不是跟踪狂。”

得力的情报专家克莉丝汀小姐严肃地纠正道。佩特不在意地灿烂一笑,痛快地许诺了全体情报组成员最新款的鳄鱼皮包包。反正他光是脑补脑补那...

© 白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