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叶子

勉强算是文手的白叶
偶尔不务正业地客串主催
MapleStory光渡(白鸦)/佩露/凯杰
无药可救的老白厨

微博@白叶子-MS光渡极地观测站
推特@shiroileafzi
噗浪@baiyezi

【MapleStory】时间剧本(1)(佩露)

*新坑

*我流哨向私设有 

*2018/1/2补充说明:第4章和第5章预计会含有微量光渡


 

佩特敢肯定他现在绝不是在一个正常的世界里。

“很欢迎你加入我们。”

站在对面的弗里德露出无懈可击的微笑,向他伸出手来,佩特面无表情,在握手的时候顺便摸了一把弗里德手上的戒指。不错,连这种细节都伪装得一模一样,佩特感觉自己作为同行应该佩服一下。

好,这位和蔼可亲的长袍法师开始讲起了接下来的对抗计划,佩特听了个开头就开启了自动过滤,这跟弗里德当时跟他说过的话基本就没有区别嘛,还不如赶快琢磨一下这里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佩特的眼神飘到了弗里德身后。

说真的,他差点就相信自己是一不小心穿到过去了——但是谁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埃文现在会在弗里德的后面呢?!

怪盗绝不会怀疑自己引以为豪的视力。埃文抱着一摞几乎比他还高的书,在高到天花板的巨大书架下面摇来晃去,而米乐正卖力地扇着小翅膀帮他飞上飞下地整理。佩特忍不住想象了一下那堆书倒下来把他们俩埋成土丘的的样子。独来独往的怪盗自认为不是个特别乐于助人的好心人,不过现在他倒是真心想过去搭把手,那至少会比和弗里德讨论计划有意思一些。

“怎么了,一直盯着埃文看?”弗里德讲话的时候不忘察言观色,“虽然埃文年纪不大,不过很可靠的。在他这个年龄就能通过哨兵考核的人并不多。”

佩特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不过很遗憾,埃文已经有自己绑定的向导了,就算你对他有兴趣也晚了哦。我个人的建议的话,你不妨还是和那位配合一下试试。”

“是我走错了路还是你拿错了剧本?”佩特十分诚恳地问道。

温和可亲的龙魔法师露出了恰到好处的迷茫,正在这时,通往隔间的门被推开了,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起:“找我?”

“嗯,这位就是我刚刚提过的露米诺斯。——这边是今天新加入的佩特。”

结果没有一点缝隙话题就被接回去了。佩特觉得自己仿佛刚生吞了一斤石头,从胃部到喉管都在哽咽。光靠这位魔法师看着他的眼神他都能知道来者是谁。

不过问题不是这个。

“……弗里德,你刚刚说,‘配合’一下?”

这个词出口的瞬间,佩特和露米诺斯的表情同时变得很复杂(这种地方倒是充满了默契),只有弗里德仿佛浑然不知,春风和煦地摊开右手:“嗯,因为露米诺斯是现在唯一没有绑定向导的哨兵啊。”

哗啦啦——砰!

埃文手上的书总算出现了大滑坡事故,陷入尴尬的两人仿佛得到救赎一般,同步地冲了过去。

 


对于事情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佩特并不是毫无头绪。

时间的深处,目眩的黄昏,火花四溅的战斗已经到了尾声,但恰恰是在这个看似就要平安结束的关头,他们低估了女神的宠物的狡猾程度。

佩特最后的记忆定格在品克缤闪着邪恶光芒的大饼脸。他现在无比地想一拳捏爆这玩意——但是必须是在他从这个奇怪的地方回去之后,而他连这个地方的世界观都还没摸清楚,更别提找到离开的办法。

现在他一个人呆在弗里德给他准备的临时客房里。很好,窗边没有人,走廊很安静,目测不会有人来敲门。佩特滚上吱嘎吱嘎的木板床,不知从哪儿摸出来一本红皮的小册子。

就当作是帮埃文整理书架的报酬好了,回头再给他放回去。

佩特无视了是他擅自在整理的时候偷拿的这个事实,盯着封面的《哨兵向导生活指导手册修订版——枫叶魔法总协会编写》直发愣,在五分钟翻完了这本玩意之后,他抱着膝盖陷入了沉思。

这个世界的确不那么正常。但是,好像也不坏,如果弗里德所说的“试着配合”是他想的那个意思的话。

哨兵和向导一对一的结合方式,分为精神结合和身体结合两种。一般而言,刚刚认识的哨兵向导之间很少直接采取纯精神结合的方式,因为在不熟悉的情况下强行打开精神场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不过,两种方式之间并不是截然分开的。精神层面的结合会带来生理上的愉悦,而同样地,通过身体上的接触,也能渐渐地达到精神场的互相接纳。

这对哨兵来说至关重要,作为强化五感和魔力的代价,他们的精神力常常由于过载陷入剧烈的波动,因此成熟的哨兵一般都会尽快找到绑定的向导。

“这个世界”的露米诺斯和他面对的大概就是这个情况了。昨天在远征品克缤的时候,那家伙还一如既往地和自己打着无伤大雅的嘴仗,背靠背地作战,结果转眼之间他就跑到这边要面对“另一个”露米诺斯了。

麻烦之处是,他都还没弄清楚原来世界的露米诺斯对他是怎么想的,更别提刚认识的这一个了。但反过来说,巨大的优势也在于他们“刚刚认识”,而且是作为有可能绑定的向导和哨兵认识。抛开乱七八糟的设定不提,现在可能是个机会——

夺命的敲门声就在这个时候响起来了。

佩特手一抹把册子塞到了床头的缝隙里。现在时间可不算早了,但出于对弗里德所做的安保措施的信任,也出于某种奇妙的不假思索,他在询问来人的姓名之前就一把拉开了门。

“打扰了。弗里德告诉我的。”

露米诺斯站在那里。估计是洗过澡了,他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白色法袍,散发出淡淡的甜味。这让他看起来没有白天那么不近人情。

佩特心口跳了一下,脸上仍然很有分寸地对他微笑,“没关系,坐吧。刚住进来还有点乱,请别介意。”

“不必了。我只是有点事情要告诉你,今天弗里德恐怕没有跟你说清楚。”

死板的地方一点都没变。佩特以前或许会生气,不过此刻倒是觉得有趣的心情占了上风。

但露米诺斯的下一句话就让他笑不出来了。

“我不需要向导。”

佩特喀噔一声合上了门,扭头看着露米诺斯。

“是吗?为什么?”

“准确地说是‘可以’不需要,不过弗里德并不同意。我的体质比较特殊,这方面说来话长。”

“哦,那我也有件事要告诉你。”

佩特压低声音,朝着露米诺斯凑过去。露米诺斯大概是以为要说悄悄话,并没有马上躲开,等他发现佩特的呼吸喷到他脸上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在佩特含住露米诺斯嘴唇的时候,他瞬间明白了所谓的精神场到底是个什么——露米诺斯身上若有似无的甜味一口气冲进了他的脑海。不,不是通过嗅觉,而是直接搅动了他的精神,像一颗方糖落入水中,每个角落全都融进了他的气息。

不容拒绝,点滴不漏。

连佩特按在露米诺斯后脑的手指都在微微颤抖。有那么一阵子,他甚至快忘了回到原来的世界这回事,直到露米诺斯夺门而出。

他只来得及看到那家伙从耳根蔓延到脖子的红晕,不知道是被他气的……还是被他亲的。

 

TBC

 

但总的来说,这坑不算是哨向文……

再说下去要剧透了(笑


评论(3)
热度(42)

© 白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