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叶子

勉强算是文手的白叶
偶尔不务正业地客串主催
MapleStory光渡(白鸦)/佩露/凯杰
无药可救的老白厨

微博@白叶子-MS光渡极地观测站
推特@shiroileafzi
噗浪@baiyezi

【MapleStory】时间剧本(5)(佩露/光渡)

(4)

爆字数了,光渡的部分还得再往后拖一章……


 

*私设是佩特了解次元图书馆的剧情

*警告:女装情节有

 我为什么老是在章前才想起来警告


5


渡鸦这个人别的用处没有,唯独会玩。佩特和他混了一个晚上,就把那个黑色卡片的功能搞懂了个七七八八。他毫不费力地在联系人的最上端找到了“软蛋”,试着发了条嘿过去,惊奇地发现自己居然没有被屏蔽。

露米诺斯没有立刻回复。不知道他是不是忙着对付那个“父亲”。能见到师傅他是很高兴,不过同样的时间线,对露米诺斯来说绝对是不折不扣的噩梦。在原来的世界,那个魔法师可以说是一切麻烦的源头,他要是在这里也弄出点什么事情来佩特完全不会感到惊奇。脑洞开大一点,他甚至怀疑这个人和时空穿梭之间会不会也存在某种联系。不过,在根本没有接近露米诺斯的方法的情况下,他也只能窝在沙发里瞎想。

粗线条的师傅彻底地无视了青春期少年的烦恼,重重地给了他一记拍头:“小鬼我走啦,你过会先睡不用等我。”

“哦……不对你这个时候去哪儿!?都大半夜了。”

“去过大人的夜生活。”渡鸦一只脚已经踩在了门外,冲他抛了个媚眼,“你这种小毛头就别想了,过会赶紧把作业写了,下周不是还要参加活动吗。”

哐叽一声门响把佩特的抗议反弹了回去。

他算是知道这个世界的问题少年人设是怎么来的了,照渡鸦这个不正的上梁能养出个不歪的下梁才见鬼了。正在这时叮的一声,手机上终于收到了露米诺斯的回复:什么事?

没什么事就不能找你说话吗——佩特想了想,把这句话删掉,打上新的一句:“下个星期的活动一起去吧?”

“学园祭?去不了,要做场务。”

成功套到了活动的内容,还真是一点都不意外的校园小说必备狗血情节。至于露米诺斯的拒绝——“没关系,我来帮忙。”

“没有工资。”

“志愿者服务。”

“不必了。”

佩特捏着手机思考了片刻,在这个奇妙的即时文字系统面前他有些许的不真实感,明明知道露米诺斯就在城市的另一边跟他打字,但却看不到他的表情和反应。不过,往好处想,他做再怎么过分的事情,露米诺斯现在也不可能从屏幕里冲出来揍他。

“反正学园祭见不到你也没什么意思。”

按下发送之后,对面过了好一阵子才传来了回音。

“见面也只会吵架吧。”

“那倒不一定,不过不见面的话,我说不定会趁风纪委员大人忙的时候大搞破坏的。”

“你敢。”

想象了一下那家伙恨不得给他一拳却只能憋屈地打字的样子,佩特躺在沙发上笑得肩膀都抖起来,然后就一不小心被脱手的手机砸了个正着。

不得不承认,这个近似威胁的手段让他自己也觉得有点卑鄙。那个在原来的世界一点都不敢让露米诺斯知道自己感情的胆小鬼怪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主动了呢。

真的只是因为要搞清楚时空转换的事情吗?

还是说,正是因为这里不是“那个”时空,所以心里怀着一丝可以不计后果的侥幸呢?

 

佩特预感到他在这里不会久留,不过实在没想到他和师傅见面的次数竟然少得屈指可数。好不容易在这里碰到一次童年阴影,不,童年时代的监护人,难得想好好叙个旧,结果在他不知不觉睡过去之后的第二天,只见到一张“饭在冰箱里我今天不回家”的便签纸,字迹抽象得堪称当代毕加索。

虽然对他来说是很珍贵的机会,但对这个恨不得把儿子丢在学校的败家玩意儿来说,也许这个儿子的存在才是累赘吧。等到星期天晚上该返校了,渡鸦才风风火火地回家把他拖到出租车上。

“生活费在你卡上。抱歉啊这个周末太忙了,下周带你出去吃好吃的。”

“做什么,加班?”

“不是。但是现在这事正要紧呢,错失良机后悔万年啊……别用这么怀疑的眼神看我嘛!没去泡妹也没去赌博,真的!”

渡鸦夸张地做出一个捂心口的表情。佩特心想这家伙还真是一点没变。十分钟之后他站在寝室门口,这才觉得百无聊赖的心情像台风过境一样被卷得一点儿没剩下。

他经常失踪的室友正站在中间铺床,箱子打开放在脚边,看起来是要长住。佩特觉得现在哪怕是渡鸦出现在他面前他都想抱起来亲两口,不过还得强装镇定地调查露米诺斯家户口。

“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也很想知道我父亲的脑袋里在转些什么。他又改变主意了。”

“我周五的时候看到他来接你。”

“嗯……然后今天就突然跟我说,以后晚上不必回家了。”

露米诺斯把箱子砰地一声盖上。佩特察言观色,发现露米诺斯的心情似乎还不错,俗话说两害相权取其轻,也许和父亲比起来,跟他挤同一间房好像还可以接受。

“今晚要不要出去撸串?”他朝露米诺斯伸出手,“庆祝露米诺斯同学重回故居。”

“违反宵禁。”

露米诺斯拒绝起佩特来不假思索。而后他思考了一下,才不太习惯地在佩特手上握了一把。

“不过还是谢谢。请多指教了。”

 

在接下来的一周里,佩特觉得自己用膝盖都能想到学园祭的展开:突然班上需要出一个节目表演、突然就决定要演某个传了几百年都快发酵了的童话故事、再然后突然他就莫名其妙地成为了公认的主角人选。好吧,就算他非常有身为这个游戏的主角的自觉,这么狗血的剧本还是敬谢不敏了。(“不行。现在班上数你最闲。”结果因为排练太忙就算同居(?)了也根本没时间深入交流的某室友躺在他对面严肃地说。)以至于开演前他都毫无紧张感地在休息室摆弄手机,等待着突发状况的发生——要是连这都没有那可太对不起校园剧了。

“佩特,紧急情况!”

不辞辛劳的NPC弗里德配合地出现了,佩特头也不抬:“‘莴苣’换成露米诺斯来演了?”

“不止这个,剧本也改了,这是新的剧本。”

这下饶是他也得表示一下惊讶了。

“……现在离开演还有半个小时,改新剧本?”

“我很抱歉但,是这样。”弗里德颔首,“胡克他们那边闹着说原来的剧本太烂了。不过改动不大,就结尾加了一点点。你看看吧,我觉得对你来说没有问题。”

忙碌命的学生会长匆匆交代完毕,一转脚后跟就不见了,佩特都没有来得及跟他确认“不止这个”的意思是哪个。根本无须确认,在见到戴着长到拖地的假发的露米诺斯的时候,他差点就在舞台上笑出声来。然后他就感到自己被对方狠狠地剜了一眼。如果不是会被蕾丝层叠的纱裙绊倒,露米诺斯说不定会立刻上演家暴现场。

这时就应该好好感谢站在露米诺斯身后的那位“巫婆”,是他成功让佩特的笑容逐渐凝固。

这个世界上的妹子是都被那位神棍白老师勾引走了吗?公主就算了为什么巫婆也要男人来演,不,重点不是这个,是他那个富贵闲人的老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渡鸦头上压着一顶漆黑的折纸大尖帽,拿着嵌着塑料球的魔杖指向他:“哪里来的王子,竟敢如此放肆!哦天哪,我亲爱的莴苣,你怎么会受这样下流的男人蛊惑?”


TBC


评论
热度(24)

© 白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