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叶子

勉强算是文手的白叶
偶尔不务正业地客串主催
MapleStory光渡(白鸦)/佩露/凯杰
无药可救的老白厨

微博@白叶子-MS光渡极地观测站
推特@shiroileafzi
噗浪@baiyezi

【MapleStory】时间剧本(6)(佩露/光渡)

(5)


我居然也能一天二更


6

也许是在这个时空连续遭遇渡鸦老爹和只穿内裤撞上露米诺斯的打击,佩特此刻已经显得十分游刃有余甚至能接上台词:“你就是那个把莴苣困在塔里的老混蛋巫婆?”

渡鸦冷笑一声,利用高跟鞋制造出的身高优势环住露米诺斯的脖子:“呵,可惜,你再也不会见到你可爱的小鸟了。这美丽的歌喉,这动人的秀发,全都是我的囊中之物。”

“把你肮脏的手拿开!”佩特持硬纸板巨剑上前,不清楚是因为入戏还是真想给他老爹一刀,“不要伤害他。你想要什么?财富,地位,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把莴苣还给我。”

“可怜的王子大人啊,只懂得用这些肤浅的东西收买人心。”巫婆摇头,“我想要的东西么,呵呵,只有你把他的母亲带来,我才肯把莴苣还给你。”

佩特和露米诺斯两个人同步呆滞了。

等会儿,这句台本上没有。修改之后的台本上也没有。这个时候的巫婆不是应该标准反派地嘲笑一通王子然后开始互殴的吗?多出来的那个母亲是怎么回事情?

“别做梦了!”佩特王子厉声喝道,试图强行把剧本掰回来,“你这贪心的毒蛇,吃我一剑!”

渡鸦反应迅速地拖着露米诺斯就开始转圈圈,裙摆飞舞的华丽动作赢得了台下的疯狂尖叫——不,不对,那个尖叫不是送给他们的二人转的,是因为舞台侧面又上来了一个人。

“在下是莴苣的父亲,本职驱魔师。奉国王之命,来此对巫师进行审判。”

能把如此中二的台词说得那么正经的也只有他了。白老师一身雪白的修士长袍,念台词的表情过于认真,仿佛他不应该出现在狗血童话剧的舞台上而应该去演莎士比亚。邪恶的巫婆转身看到他,跟扔香蕉皮一样甩开了露米诺斯就飞了过去,无比痛快地悔过自新,恨不得再求他关个百年禁闭。

台下的尖叫声已经冲破屋顶在天空自由飞翔。佩特终于不抱希望地开始观赏他们的表演。露米诺斯提着裙摆走到他旁边,在谢幕的时候恶狠狠地和他手拉手。

“表情真可怕,你就这么讨厌你爸?”

“不是因为这个。”露米诺斯咬牙切齿地小声说,“机械降神是剧本的大忌,这玩意儿谁改的,我回去立刻扣他的风纪分。”

佩特非常赞同——这绝不仅仅是因为这突然闹的一出戏把剧本最后的亲亲给搞没了,但是怼露米诺斯已经成了他的习惯:“观众反应不是挺好的。”

“拜你那不知从哪儿溜进来的老爸所赐。”

“彼此彼此,我觉得你老爹的角色才堪称中流砥柱。”

为了(表面上)更友好地互相吹捧彼此的家长,佩特拉着露米诺斯就要闯后台的化妆室。要不是露米诺斯坚持要先换完戏服再过去,说不定还能更快一点。

节目多的时候考虑到进出方便,化妆室的门一般是不关的。然而佩特试着推了一把,不仅关了,还锁着。正琢磨蹊跷,走廊尽头传来一声熟悉的抱怨。

“啊——真是累死本大爷了。”

是渡鸦!佩特刚深吸一口气准备怒吼,突然发现地面上的影子不对。

从尽头的拐角起走廊转为东西朝向,此时正被玻璃窗外的夕阳铺满,只有两条墨色的影子拖曳得颀长,将层层渲染的殷红搅乱。另一个人一开口,佩特就从露米诺斯抓着他的手上明白了是谁。

“辛苦了。本来要演出的女学生在搬道具的时候砸伤了膝盖,实在事出意外。”

“这就算完了?白,我今天可不是来陪你的学生玩过家家的。”

“我不也陪你上去了吗?”

“那可不能作数,远远不够勾销你欠下的。”

白似乎很轻很轻地笑了一下。佩特听得不甚清楚,是欠了什么人情吗?渡鸦今天好像是特地来找白老师的。不过话说回来这两个人怎么会凑到一块儿去的,他虽然自认不靠谱,可也不记得闯过什么需要请家长的大祸。

“在学校不行。”

“那又要我等到什么时候?晚上你就该回家照顾那小崽子了。”

“露米诺斯今天住校。”

“露……什么?!等一下白,你的意思是晚上……”

“先去把后台那边收拾一下吧。”

没有回音。不需要问为什么,重叠在一起的影子告诉了他们一切。

佩特感到一股莫大的背叛:你前几天刚刚跟我保证过没有泡妹的。

好吧,不是妹,不管是不是妹了你不能这么干……但是他看着露米诺斯当机的表情,觉得还是要管一管的。就算把他强行拽离了少儿不宜的现场,以头脑古板著称的风纪委员也依然僵硬地扯着背包,然后突然倒腾出一本小册子和一支笔,无视佩特疑惑的视线哗啦啦地翻起来。

“你要做什么,软蛋?”

“查一下校规,算算该扣多少分。”

“那是你爸。”

“我知道。”

“还有我爸。软蛋,虽然不知道我那个不经事的爹到底为什么……好吧,不过我先代他给你道个歉。对不起,让你不得不搬回学校忍受和我住。”

露米诺斯笔杆戳着额头摇了摇头:“不,问题不在你。”

“其实……我很开心。”

估计是从渡鸦那儿借了一打勇气,佩特的胆子才够把这几个字挤出来。但是一旦开了头,后面的话却变得意外地容易。

 “我这么说是不是太奇怪了?明明天天都在给软蛋找麻烦,软蛋不赶我走我都应该叩头谢恩了——但我想诚实地面对自己,我喜欢和你在一起。而且我斗胆猜测一下露米诺斯同学并不讨厌我。要是猜错了,欢迎揍我。”

佩特又加上一句:“别打脸。”

也许是夕阳,也许是没来得及卸干净的妆,帮他在脸上抹了把红晕,完成了出卖露米诺斯心情的任务。佩特正担心那只铅笔头要戳进露米诺斯的额头里的时候,他高冷的室友总算发话了。

“二年B班佩特同学,记一次警告。”

“为什么!请告诉我又违反哪条校规了这位大人。”

“言辞轻佻,骚扰风纪委员。还不够吗?”

“……如果软蛋是这么觉得的话,我认输。”佩特举起双手,慢慢地从夕阳的余光里退出,脸隐没在阴影里,“这是最后一个请求,软蛋真的不喜欢我的话,就现在,明确地拒绝我吧。

“我死心起来很痛快,不纠缠,你知道我在这方面风评很好。不过,要是软蛋再逃避下去的话……我真的不知道应不应该继续靠近你了。”

他在两臂之外的地方等待露米诺斯的回答,这个距离非常合适,退一步可以轻松避开露米诺斯的拳头,跨一步可以顺势给他一个拥抱。只是现在,他突然又不能确定自己的直觉了。

露米诺斯没有拒绝,也没有肯定。

“太过分了。为什么臭小偷你总是……”

他的声音很低,但是佩特还是听到了——以身为怪盗的职业素质的听力。他完全愣在原地,却没想到露米诺斯根本不带停顿,一步冲到了他面前,他几乎能感到对方的呼吸。

“那就别后悔。”

这是佩特在这个世界上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夕阳爆裂,周遭惨白,耳鸣和目眩他已经变得熟悉,甚至还有空去惋惜一下没来得及和大骗子渡鸦干一场架。然后他在这几秒钟内把露米诺斯的话连着标点符号拆开揉碎了开始分析。

佩特突然意识到了一种从一开始就被他忽略的可能。

谢天谢地,怪盗的幸运值这回总算是发生作用了,他成功地没有后脑勺朝下着地,随便抓了把什么东西站稳,抬头一看,更大的惊喜就在前方——终于有一次穿越之后是他和露米诺斯两个人在一起了。

露米诺斯似乎也不太好受,整个人半倚在一把雪白的扶手椅里。他揉了揉太阳穴,定神后才看到佩特伸过来扶他的手。

“软蛋?听得到吗,露米诺斯?我有件事想问你。”

他听到对方在叫他的名字。对上视线之后,佩特露出一个他非常熟悉的微笑。

“你……就是‘露米诺斯’吧?”

光法师——不,现在是穿着一身雪白的神父服的露米诺斯怔住了。片刻,他苦笑起来:

“果然是你这家伙。我一直觉得有哪里不对。”

“软蛋不也一样。我早在寝室那儿就该意识到的,如果真的是‘那边’的露米诺斯,不会表现得那么惊讶,更不会问我为什么会在那里……”

“你误会了,我惊讶的是内裤。”

隔了一秒,两个人同时笑出声来。

“有进步,软蛋现在越来越会开玩笑了。不过现在我得澄清一下,你知道我穿越过去没得选。”

“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

“软蛋不也没告诉我吗?我试探过弗里德,他没有问题。我想受到那个诅咒影响的应该只有我们两个人,而且解决的办法恐怕也得从你我身上找。”

露米诺斯看起来有些紧张,他刚抓住佩特的手臂站起来,就听到那个老不正经的怪盗大放厥词:

“都说到这一步,软蛋应该明白要做什么了吧?说你喜欢我吧,露米诺斯。”

TBC


问了俩亲友都觉得校园跳太快了没看够……这个,剧情需要x(被暴打)毕竟校园AU的设定都够单独拿出来产个长篇了……

(小声)其实这已经是字数最多的一部分了,这个坑离填平已经不远啦www

评论(11)
热度(28)

© 白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