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叶子

勉强算是文手的白叶
偶尔不务正业地客串主催
MapleStory光渡(白鸦)/佩露/凯杰
无药可救的老白厨

微博@白叶子-MS光渡极地观测站
推特@shiroileafzi
噗浪@baiyezi

旅行中随手搞的佩露
不知道能存活多久
需要一个甜甜的佩弥补我被砖头本打碎的玻璃心

他想起一句话,爱是恒久忍耐,适用于露米诺斯极了——不管是平时平衡光暗的时候,还是在他身下承受快感的时候,露米诺斯呜咽着咬着左手手背,他怎么劝也没用。第二天露米诺斯照例穿上全套护甲,只有他知道在皮手套和白战袍下藏了多少污秽之物。在露米诺斯念咒文的时候,他看到那灵巧的舌尖,知道几小时前刚刚笨拙地吻过他。
但现在并不是提这个的好时机。破坏露米诺斯的防线好比等一朵百合开花,要天时地利人和,还勉强不得。怪盗只好被他磨出了性子,像夜夜去府上流连的追求者一样,试探着去敲他的门。
佩特不喜欢忍耐,但耐心是偷盗的必要技能,如果需要,他也可以连着蹲守一户人家几年——或者五百年。他要采一朵花了,于是他解开层层碍事的关卡,上下摸索温度和气味,最后凑近了,手轻轻送往根部,向更深处挖掘,直到每一条颤抖的根系都属于他。在最末端的触觉神经上,他浇灌着新的种子。
花开的夜里他从后面拥抱露米诺斯,如果仍然不肯言语,佩特便用两指夹住露米诺斯的欲//望,告诉他这里有多兴奋。
这是个悖论——最长于忍耐的人偏偏有一副敏感到不行的身体。佩特开始明白露米诺斯有时之所以粗暴地拒绝他,是因为哪怕舔他的耳钉都能让他有反应。
——“被我发现你有感觉,就那么羞耻吗?”这样问露米诺斯是不会得到答案的。他向露米诺斯挑衅,把做//爱变成一场他熟悉的战斗,枪戈交接是让初上战场的新兵习惯的最好方式。露米诺斯起先只让他从背后进攻,后来逐渐能面对他张开大腿,像是要打赌谁会先坠入无尽之海。
一直以来,他总是在望着露米诺斯的背影。他是备受信赖的魔法师,身先士卒的先锋军,尽管欧罗拉早已落在遥远的过去,但他知道,露米诺斯还存在一天,就永远不会退缩。佩特听说过人要自律,要忍耐,是为了等待命运终会到来的报偿。固执的露米诺斯能等到那一天吗?是为了那一天吗?
佩特不知道,怪盗并非因果报应的信徒,他只是在面对面看着露米诺斯的时候,以一个吻给他确实的爱情。
露米诺斯还是会咬着手背,但好在,他不拒绝亲吻。

END

评论(4)
热度(24)

© 白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