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叶子

勉强算是文手的白叶
偶尔不务正业地客串主催
MapleStory光渡(白鸦)/佩露/凯杰
无药可救的老白厨

微博@白叶子-MS光渡极地观测站
推特@shiroileafzi
噗浪@baiyezi

【MapleStory】时间剧本(7)(佩露)

(6)



7

 

露米诺斯真诚地怀疑佩特的脑子可能在穿越的时候被时空之门夹了。

“……你在说什么?”

“道理很简单啊,每次不都是你要说类似的话的时候就会穿了吗?多穿几次的话,我们说不定就有希望回到原来的世界去了。”

“哪有那么容易!”

虽然嘴上坚决拒绝了佩特的歪门邪道,露米诺斯还是无法否认,这可能是离开每个世界的唯一办法。

在最初还不知道佩特和他一起过来的时候,露米诺斯一边调查哨向英雄团的任务,一边暗自试图找到回去的方法。他并不想和那边的“佩特”产生过多的牵扯——是他的特殊体质使然,也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迟早要离开,那还不如就保持普通同事的关系,他太早就明白告别是多么令人痛苦的事情。

但是突如其来的吻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露米诺斯发现,他第一次不能在佩特面前再假装无动于衷了。他用书本和任务填满自己的所有时间,然后很小心、很小心地缝隙里思考了一下,这个世界的佩特,好像真的喜欢他。

那是他之前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更奇怪的事情接踵而至。完全不在时候上的穿越让他不得不开始怀疑和佩特之间的关系。他真的不想把佩特再牵扯进来,然而,这个世界的佩特偏偏也跟打了鸡血一样积极,巧合得令人难以置信。最要命的是,他想尽办法躲了几天之后,仍然在佩特的告白面前尽数坍塌。

现在看来这根本不是什么巧合。

“就当做是骗我也行。”

吵架最多的人最容易抓住对方的弱点,包括该怎么给对方台阶下——“而且神殿那边大家还在等我们回去呢,埃文恐怕已经着急得像土豆锅旁的米乐了。”

“……我…………”

“大声一点,我听不清。”

“……喜……”

“唉,不知道战况现在怎么样,骑士团那边支撑得住吗……”

“……欢你。”

“……”

“……这不是什么都没发生吗。”

笑得一脸阳光灿烂的佩特冲他挑了挑眉,摊开手:“可能是不够深情。来软蛋我们再来一次——”

“滚!”

露米诺斯习惯性地攥紧右手,没有感受到双头杖坚硬的触感,于是只好向佩特发射拳头炮弹。两人闹到现在,终于想起来思考一下这个世界到底是哪里,好歹避免了正面人物死于话多。

“好像是教堂呢。”

佩特抬头望了望高不见顶的天花板,借着灰尘游荡的光线能勉强看见壁画上面容斑驳的天使。露米诺斯盯着他:“你穿的可不像是来上教堂的样子。”

以浮夸著称的怪盗捏了捏黑风衣翘起来的尖尖领口,“我还挺喜欢的。软蛋这身衣服太过正经了,不过倒是很适合你。”

“胸口和手腕还有十字架的吊坠。我猜……”

露米诺斯的话被教堂的门轰地打断了,从门中涌进来的天光让两个人都忍不住闭上眼睛,杂乱急促的脚步声在空荡荡的立柱之间回响,听起来似乎有不少人:“在那里!”“天哪,他竟敢……”“快,快保护神父大人!”

教堂虽然高耸,面积却并不大,转眼之间那些人就要冲到面前了。紧急之中露米诺斯和佩特交换了一个眼神,佩特眨了眨眼,而后飞身跃过栏杆,直接撞开最近的一扇马赛克窗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小撮人骂骂咧咧地爬上窗框往外追,但更多人则是把露米诺斯团团围住,生怕他被那家伙碰掉了一根寒毛。

“我没事。不必担心。”露米诺斯犹豫了一下,问道,“刚刚那个人……”

“您放心,他绝没有机会再靠近这里。”

“那种怪物……”

“死了才好。”

在七嘴八舌的回应声中露米诺斯总算是理出了这个世界的规则,吸血鬼和神父这一套也算是经典了,然而现在他一点都不想和佩特演一出相爱相杀的好戏给人看。

“报告,刚刚那家伙又追丢了!”

“……麻烦死了。”

露米诺斯真情实感地想。

 

他和佩特好像一起搭上了一班乘客只有他们二人的列车,没有终点,停靠时刻不明,于是只能在未知的站点间不受控制地走走停停。有时极其匆忙,比如露米诺斯对着第二天半夜翻墙跑来的佩特恶狠狠地丢下一句我喜欢你——这次突然就成功了;有时又拖到晚点,比如再次被甩到新世界的勇士佩特,莫名其妙地受命要从邪恶的魔王手里抢回国王的宝贝独生女公主,然后等他打怪升级强化装备终于站到关底BOSS面前的时候,发现这个古怪大魔王赫然就是露米诺斯本人。

“软蛋,你说你怎么就不能做公主呢?”佩特痛心疾首。

“这么无耻的事情是小偷的职责吧。”露米诺斯不动声色。

佩特毫不犹豫地听从魔王大人的指令举起双手主动投降。于是勇者和魔王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并没有,在穿越的前一刻露米诺斯听见那家伙叹了口气:“可惜,囚禁play都没有来得及……”

可以说是十分敬业地发挥着无耻的设定了。

这班列车窗外漆黑一片,不知身处何地,也不知何时才是尽头。他所能做的只是握紧身边佩特的手。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大多数的站点都没有这么傻白甜。露米诺斯曾经以为学习开机甲的那个星期已经是最难熬的了,殊不知在下一个世界碰到了一只更奇异的佩特。

“咕咕咕。”佩特说。

露米诺斯很想回答他,但是他只能说:“喵喵喵。”

这“只”佩特偏头看了看他酷似波斯猫血统的红蓝异色的眼睛,用鸟类的长喙搔了搔他的下巴。经验贫乏的露米诺斯第一次了解到谈恋爱不仅要跨语言还要跨种族,可谓是比魔法修行还要呕心沥血。幸运的是,可能真的是因为难度太大,在他想明白这样该怎么接吻之前他们就又转移到了一个新的世界。

“啊……啊。人类的语言真是太好了。我真想不通老头子之前为什么那么喜欢渡鸦那鸟球。”

身下的触感干净柔软,似乎是在床上。露米诺斯还没起身,就被灌了一耳朵佩特的感叹,听起来他似乎就在自己身边。

“嗯,是好多……”

正爬起来的露米诺斯生硬地停住了。

“怎么了?”

“不……没事。”

佩特把手枕到后面,就着半躺的状态开始分析:“好不容易能说话了,我们就先停战一会儿如何?经历了这么多,我觉得多少可以看出一点穿越的条件了。光是说‘我喜欢你’肯定不够,我们每次的身份差异都很特殊,我猜是不是需要……软蛋?”

露米诺斯躺下的姿势像是一个笔直站立的人突然倒下,僵硬得令人不得不生疑。佩特没等他回答,伸手从被子底下向他探去,结果直接摸到了光裸的腰。

热度烫得不太正常。

顾不上追究为什么没穿衣服这个问题,佩特连忙坐起身:“软蛋?生病了?怎么回事?”

“不,真的没事,我只是有点……不舒服。”

怎么可能,他记忆里露米诺斯再怎么重伤声音都不会抖成这样。佩特把他的被角压好,翻身跳下床:“你先盖好被子,我看看这个房间里可能有……”

和他预想的一样,床头柜下边放着一个没锁的小药箱。佩特立刻掀开盖子,然后立刻傻了眼。

“……Omega抑制剂?”


TBC

是ABO没错但是清水没肉的不要瞎想(被拖走

评论(4)
热度(30)

© 白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