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叶子

勉强算是文手的白叶
偶尔不务正业地客串主催
MapleStory光渡(白鸦)/佩露/凯杰
无药可救的老白厨

微博@白叶子-MS光渡极地观测站
推特@shiroileafzi
噗浪@baiyezi

退休生涯

老黑度假,军团长全体存活设定

逃避现实瞎写的


露西德最近突然变得很忙。
顶头上司突发奇想,脱了袍子跑去沙滩度假,把毁灭世界的锅随手甩给了这群下属。军团长们看着个个热衷替他干坏事,老板一走,刷拉一片原形毕露。露西德眼睁睁看着老黑刚一转身,奥尔卡就拽着斯乌直飞主题公园,看着真像刚从笼子里放出来的两只花蘑菇。
反正就算征服了世界,也没人给他们发奖金。
本来露西德也想找个地儿去度假,顺便搜集素材再把拉克兰装修一番。结果没走多远就被人拦住了。玩家A恭恭敬敬地说:“我知道您能让人做梦。不知您可不可以实现我的一个心愿?”
露西德对帮助他人毫无兴趣,但转念一想,“心愿”却是很美味的。抱着打发时间的心态听了,A说:“是这样的,您……您……您能不能让我睡到一次白魔法师?梦里就行,一次就好。”
露西德心想这样的人才就应该来当军团长,她才不关心那个满脑子光光暗暗的灯泡老板想睡谁,或者谁想睡他。哪怕是梅赛德斯的鸽子的一根羽毛都比这个老板可爱。
看在这个还算有趣的请求的份上露西德行了一下举手之劳,却没想到这就是麻烦的开始。

奥尔卡来找露西德的时候,正好碰上一桩生意。不请自来的翼魔从来没有什么“打扰别人”的自觉,在头顶的樱花树找个枝桠坐了,翘起双腿居高临下地围观。
玩家B:“我……我是……是朋友介绍,想求您……”
露西德:“想要什么样的梦?”
玩家B:“这个……”
露西德饶有兴趣地观察着来人脸上的颜色变换,右手托着脸:“有趣的梦的话可以试试。又想睡谁的话就算了,有点腻了。”
头顶上的奥尔卡看着半天放不出个屁的玩家,心里觉得有点无聊。传说这几天露西德赚钱赚疯了,靠的就是对付这些人?
玩家B:“不,不是我想睡……”
露西德:“嗯?”
玩家B:“我想做一个……那个,怪盗佩特睡到光法师露米诺斯的梦。”
奥尔卡惊了:“哈???????居然有人想梦到那个黄毛???太没品了吧!就算要梦也应该梦到那个家伙被人睡才对吧!!!”

露西德干脆地收下了五百亿金币的劳务费,揉揉耳朵:“奥尔卡,内心OS太大声了。”
“现在凡人的品味都太差劲了吧!那个装逼的黄毛简直是噩梦……”
“话说回来你来找我干什么?”让奥尔卡吐槽起来话题就会没完没了了,露西德趁早把话头转到奥尔卡自己身上。
两人在恶劣天性上虽然很有共通之处,但都懒得和同事搞塑料社交,关系好不到没事找人玩的程度。
果然奥尔卡立刻露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呜露西德姐姐我和斯乌没有钱了……”
“去做恶作剧,一次收五亿。”
“威尔他也是这么说的。”奥尔卡愁眉苦脸,“他的话怎么能信嘛,他自己都没什么钱,加班也不给加班费……”
这倒是没有办法的事。露西德想,毕竟世界上想干坏事的人不多,但需要做梦的人,却比比皆是。

话说回来威尔还有灯泡老板这些人都是靠什么资金维持研究的?奥尔卡仰头想了想,说:“老板的话,应该是偶尔脱下袍子去当会儿爱豆吧。”
毕竟只要看到他的脸,就会有人愿意把背包里的钱都给他。

露西德莫名其妙地被人冠上了同人之光的称呼,来找她的人变得越来越多,内容也更乱七八糟,甚至接到了想搞自己同事骨科的订单(玩家C:“我想梦到恶魔兄弟,只要糖不要玻璃渣呜呜呜”)。
戴米安本人可不是什么爱做梦的性格,露西德一时兴起让他梦到过自家哥哥,隔天被戴米安扛着大刀追杀了一天。这件事可千万不能告诉他。
奥尔卡效仿老板去做了少女爱豆,大受欢迎,想在梦中和奥尔卡约会的订单也雪片飞来,以志在毁灭世界的人偶师先生的最多。
不过奥尔卡本人忿忿地抱怨:“太忙了,那些阿宅……”
露西德也跟着:“竟有人妄想梅赛德斯和龙神,不能允许……”
“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那个灯泡老板!!!”

某知名魔法师在海滩上打了个喷嚏。那身袍子实在太热了,好不容易可以脱了放松一下,没心没肺的老板吸了一口冰可乐,丝毫没有体恤下属的打算。

END

评论(8)
热度(29)

© 白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