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叶子

勉强算是文手的白叶
偶尔不务正业地客串主催
MapleStory光渡(白鸦)/佩露/凯杰
无药可救的老白厨

微博@白叶子-MS光渡极地观测站
推特@shiroileafzi
噗浪@baiyezi

【MapleStory】3月~4月短文整理

4月又忙到崩溃,没什么有完成度的鱼,蹲墙角反省…………………………

含佩露x3,光渡x4,有一辆短短的佩露独轮车



1、谁才是最强tony老师(佩露)


阿尔弗雷德提出要给露米诺斯修整一下发型的时候,露米诺斯起初是百般拒绝的。头发灰白但是往后梳得锃锃发亮一丝不苟的管家耐心地端着梳妆镜比划:“露米诺斯大人不妨思考一下,如果剪到这个程度的话,就能完美修饰您的脸型,还可以减少起床时翘起的刘海。”
露米诺斯把头上因为刚睡醒长出来的草压下去,冷漠地盯着他:“抱歉,不必了。我想这是那个小偷的命令吧。”
“少爷非常关心露米诺斯大人。”管家一点都没受他的影响,依然笑眯眯,“毕竟外面的那位爱德华理发师,风评可是令人担忧呢。”
“……不管怎么说,我的头发怎样,和他没什么关系。”露米诺斯眼神闪烁了一下,“让你家少爷别瞎操心了。”
管家俨然没听他说话,礼貌地继续补充道:“况且,对于魔法师而言,长发打理起来也有诸多不便的吧。短一点更方便行动,您不这样认为吗?”
露米诺斯深深地叹了口气。
“行吧。”他干巴巴地说。“那就麻烦了。”
露米诺斯虽然看似不通人情,但也没那么傻,并不是一个会粗暴拒绝他人好意的家伙……前提是如果那真的是好意的话。而在佩特身上,“好意”发生的可能性大概比让他跟露米诺斯握手言和都小。以至于其实本来也打算去剪个头发的露米诺斯,碰上佩特的殷勤,总是忍不住怀疑这头黄鼠狼在假装自己是头鸡。
不过露米诺斯千防万防还是没想到失算了一步,阿尔弗雷德的手艺的确非常高妙,取下围布之后,镜子里的脸连露米诺斯自己都看愣了一秒。四处乱翘的头发都被料理得服服帖帖,发尾留了一丝浅蓝色,刚刚好扫过后颈。然而阿尔弗雷德捏着胡子思考了一下,眼睛一眯,突然伸手在他的发顶打了个旋,一撮头发立刻不安分地站了起来。
“等一下,搞什么……”
“软蛋这样比较可爱嘛。”
镜子里刚刚还站在自己身后恭恭敬敬的管家不见了,一个金发的混蛋正在将魔爪伸向露米诺斯刚刚弄整齐的头发。露米诺斯顾不上把脖子里的头发抖干净,反手就是一杖——当然没有打中。
“别误会啊,大部分都是阿尔弗雷德弄的,我就是最后那儿跟他交换了一下而已,没占你便宜。”佩特自辩,而真正的管家阿尔弗雷德正站在后面,笑意盈盈地点头。露米诺斯会听他的话吗?这倒不好回答,不过光法师别开眼神,又摸了摸变得清爽的脖子,小声道了一句谢谢。
“一码归一码,还是谢谢你们帮我弄了这个。”
“软蛋想好怎么感谢我了吗?要不明天……”
“别得寸进尺。”
“我是说明天一起去埃文那儿工作。”
“……行。”
阿尔弗雷德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次悄悄消失了。佩特呼出一口气,突然转到露米诺斯的正面,表情一下子无比认真。
“软蛋这样很好看,我很喜欢,真的。”
对面的露米诺斯反射性地扭开了眼神。佩特笑了笑,决定不去揭穿软蛋发红的耳根。


2、憋说话,吻我(官漫梗,佩露)

人情世故中有三条半真不假的道理,一是说真话不见得有用——因为人们往往更想听到他们“想听的”话,二是说真话不见得有用——因为有些真相实在不必去拆穿。但偏有人天生不怎么明白什么叫委婉,佩特第五次见露米诺斯差点把埃文教育得双眼泪流怀疑人生,终于还是狗拿耗子地过来凑了个热闹,其居心大约能在热心助人和多管闲事中间取个平均值。
委婉,客套,配上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话术能起什么用?佩特对此颇有一套心得。你得先把谈话对象的心情给照顾到位了,才能更快速地说服人家吧。这才是大人的沟通方式。双手抱胸的光法师表情不善,心里不知道他这是打哪个妹子身上学来的大道理,这时候换成阿岚说不定会呛他一句“光嘴上会说你倒是来教埃文呀”,但由于露米诺斯知道“你行你上”显然包含了某些逻辑错误,好吧,那么,他得维持在佩特面前的理智上的优越感,尽管优越感本身就不怎么理智。
“你这句话就让我听起来很不爽啊,小偷。”
“怎么,软蛋这么严格的吗,还得在你身上考核一遍?”
“考核过了你来教埃文。”
客气客气,我可不打算抢软蛋的功劳。佩特毫无预兆地一把丢开自己的帽子,借着怪盗祖传移形换影快速移动的外挂,唰地立到了露米诺斯跟前,鼻尖贴着鼻尖,湿气缠着热气,然后歪头含上了那老是往外毒舌的双唇。
说真话不见得有用——佩特身体力行地实践了其第三条道理,当然免不了遭受一点点,来自光法师的十分和谐的反馈。


3、樱花味特调(光渡?+微佩露)
*无脑苏老白注意

杯里的柠檬水已经见底,却迟迟不见满上。孤独的冰块上降落了一瓣樱花,可惜只有被冻住的涟漪无声颤动。
杯子旁是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手的主人穿着七分袖的黑色衬衫,露出一截瘦削的尺骨。他的另一只手轻轻托着头,蓝色的眼睛若有所思地看着远方。
很遗憾,并没有人能和这位当代的贤者辩论,原因无他,实在是他的容貌太过于美丽,以至于凡人只能拜倒在那副皮囊之下。
“抱,抱歉,那个……”
白的视线移回到面前端着托盘的侍应生身上。穿着短裙和衬衫的年轻女孩不知道为何无法和他对视,脸颊飞起一片红晕,连打工的基本台词都丢了个精光。
“不好意思,我并没有点过饮料。”
连开口说话的声音也温文尔雅,像是在谆谆教诲的老师。然而这样只会恶化女孩的状况:“不不不,不是您点的,但是是您的没错……”
拼拼凑凑地,侍应生总算讲清了原委,无非是有人请这位先生喝一杯饮料。她把粉色的杯子放在白的面前,忙不迭地一连鞠了好几个躬,紧张得差点忘了把托盘拿走。
白礼貌地说声谢谢,并没有追究到底是谁。碳酸气泡打着旋儿往上飞,樱粉色的液体里倒映着他雪白的头发,衬得整张脸都柔和了不少。
这时他的脚边被人蹭了一下。
不,不是名为人类的生物。白穿着九分的长裤,皮鞋鞋帮上方露出一截纤瘦的脚踝。就是这里,又被温暖的毛蹭了一把。
“喵呜。”
一只通体黑色的猫,睁着金色的眼睛抬头盯着他看。见白没什么反应,又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裤脚。
“喵,喵~”
这只生物抬起前爪,像是要扒到白的腿上,然后被白一把抱了起来,放到了自己的膝盖上。白的裤子似乎是哪里定制的西裤,不幸沦为猫咪的坐垫,他竟然连眉毛都没动一下。
不知是否是冷饮的缘故,白的手冰凉,手心颤动的动物皮毛让他甚至觉得发烫。他不怎么熟练地抚摸着这只猫,顺便把它作为新的观察对象:这只自来熟的不速之客,一边在他的膝上扭动着身体享受抚摸,一边舔着自己的前爪。
它的眼睛颜色很浅,能倒映出白没什么表情的脸。又一片樱花飞落,正掉在黑猫不停耸动的鼻尖上,它反射性地抖了下去,又忍不住去嗅那瓣樱花。白突然想起了什么。
黑猫再度抬起头来的时候,面前对上了一只粉红色的杯子。
是有人送给白的那杯。从杯里液体的高度看起来,他完全就没动过。
“喜欢樱花?”这个男人问道。“要尝尝看吗?”
黑猫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它也没法“回答”他,就算它说“醒醒猫是不能喝这个的啊喂”人类也是听不懂的。
不过很难拒绝。
尤其是被白用非常认真的眼神看着的时候,真的很难拒绝。
于是此春心荡漾的猫皱了皱鼻子,就着男人的手,小心翼翼地伸出了舌头。
-
学校出门右拐的小蛋糕店突遭查封关门了,得知这个消息的佩特比露米诺斯还震惊,不过好在脑子好使就是不肯学习的佩特同学灵机一动,赶紧拿出手机打算叫个外卖。
一公里外有一家奶茶店,新出了一种“樱花味特调”,预览图粉红粉红的看起来非常甜美诱人。佩特正打算心甘情愿地挨一回卖家秀的宰,却不料手机突然被人抽走,惊得他猛地抬头。
还好还好,不是班主任,是臭着一张脸的渡鸦。这个今天终于想起来接他放学的爸,表情微妙,语重心长地教育他说:“孩子,千万别点这个。”
“为什么?”
“除非你想体验喝下一瓶洗手液的恐惧。”
佩特想象了一下被洗手液的泡沫搅得翻来覆去的食道,顿时觉得喉咙发紧,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渡鸦帮他点了杯别的饮料,把手机塞回给他,顺便怼了这熊孩子一句:“下次少招惹露米诺斯,再要花钱买甜食哄他,这个月就不给你零花钱了。”
“哦——”佩特懒得问这个比他还八卦的爸从哪儿听到的消息,“别担心,我和露米诺斯现在关系可好了。”
渡鸦翻了个白眼:“这家外卖速度怎样,不会露米诺斯走的时候还送不到吧。”
“不会,露米诺斯他爸一般很晚才会来接……”
佩特卡住了。
渡鸦朝着他眼神的方向回头望过去。一个白发的男人站在门口,肩膀上还沾着一瓣没有来得及拂下去的樱花。


4、武侠AU(隐士白x义盗渡鸦)

时值谷雨,细雨如针,于后街青石板间缝出一线青草,戳乱一池碧水。是年早春来得奇迟,沿岸河堤上缺了杨柳,风里夹着丝丝寒意。
一袭斗笠割开江南烟雨,男子青衫乌靴,手攀一柄玉箫,上边儿的坠子顺着他招摇的动作摇来晃去。远望过去,不过是这边陲水镇上一个溜了农忙出来闲逛的浪荡子,然而若是留意男人貌似从容的步伐,才能觅得一丝不寻常。
这后街小巷所铺石板,恐怕是因远离大道,少有人至,镇上拨的银子一紧张,免不得有些偷工减料。晴天赶路倒也罢了,偏偏碰上阴雨天,若是被那凸起的齿牙一绊,或者一脚踏上一块没铺实的石板,反被泥水溅上满满一裤腿,便是抱怨也没处说去。
而这男人溜达了小半天,长靴竟丝毫不见脏污。不仅如此,若是仔细看他行路时的鞋底,便会发觉,男人即使是踩到石板的坑洼处,却竟也是浮在水面上的,不曾下陷半分。
须知轻功一脉,飞檐走壁看似不俗,却不过是基础中的基础。化有形为无形,步步皆是玄机,却又春风化雨,遁于无所,则反是另一重境界了。
不知为何此人不去武林一试牛刀,却偏要来这寻常江南水镇。

TBC(要是这个蛇精病AU真有人想看后续的话就产着试试没人就算了吧(喂


5、为什么要想不开去和老白比拼魅力呢(光渡)

好不容易把老白从研究所拖出来上街,结果因为街上的女孩子全都盯着老白看而大吃醋的师傅
渡鸦:……
老白:?怎么了吗
渡鸦:(老子的魅力真的就差那么多吗???)

因为被一群可爱的女孩子包围而洋洋得意的师傅
渡鸦:嘿~白~(炫耀的语气)
老白:?怎么了吗
女孩子:哇~~那边的白发帅哥更好看耶~~(呼啦一下围到老白身边)
渡鸦:……


6、愚人节的小段子(光渡)

渡鸦:其实……人家怀上了……
白:?
渡鸦:你的孩子
白:从科学角度而言人类的男性并没有子宫,因此那样的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
渡鸦:过分!不能配合一下吗?
白:……
白:好的。请问您今天吐了吗?吐了几次?什么时候发现的?去哪儿做的检查?
渡鸦:梗也不是这么接的啦!!!


7、已经变成每次整理固定保留节目怎么回事的独轮车点我

是佩←露的DIY梗,未成年的好孩子别点哦★

评论
热度(16)

© 白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