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叶子

勉强算是文手的白叶
偶尔不务正业地客串主催
MapleStory光渡(白鸦)/佩露/凯杰
无药可救的老白厨

微博@白叶子-MS光渡极地观测站
推特@shiroileafzi
噗浪@baiyezi

#MS同人吧十一月活动ACT01##光渡#

在六十分的晚上发十一月活动感觉画风跟大家不一样啊真的没问题吗23333

预祝大家双十一愉快(。)

老白下线的光渡组。

感谢赫纸老师面批作文认真到连错别字和语病都挑出来真是辛苦了感动得哭粗来QAQ!!【拜 @黎、下旬 

 

 

#MS十一月活动ACT01##光渡#

 

 


“啊——累死了——”
看着一跳进窗户就抱怨着靠着墙根一屁股坐了下来的老友,夜枭双手抱胸神情复杂。
“我是不是该恭喜你平安到达?”
“喂那是什么口气啦好歹也担心一下我?这次还真够厉害的,没想到还能一直追到那里。好险好险~”
明明是刚刚逃过一次追杀,但被他用若无其事甚至带着几分轻浮的口气说出来,仿佛是观赏完一场滑稽的闹剧。
曲起一边的膝盖,惬意地把整个身躯的重量靠在墙壁上。渡鸦把手杖暂时搁在一旁,转而用腾空的手利落地解下腰间的葫芦。所剩不多的药水被一饮而尽,身体随之猛地一个激灵。
夜枭的眼角抽动了一下,已经说了千百次的劝阻的话在嘴里绕了几圈,还是作罢。
虽然他自己没有主动提起,但夜枭清楚地知道这家伙的药瘾最近变得越发厉害了。
好吧……比起那个,现在还有另一个不得不解决的问题。

“我是很想同情你,但是这件事本来就是你的不对吧。”
——枫世界大名鼎鼎的怪盗。
“都说只是玩玩了。这次不过是个意外啦~”
——令阿里安特的富豪闻风丧胆的存在。
“跟你说了别去招惹这种人。”
——相当受到民众的欢迎尤其在少女中人气高涨。
“交往过那么多个了碰上个厉害点的不是也很正常吗。”
——把这样的人物逼得差点走投无路的存在,不是警备也不是守卫。
“泡的妹子多你了不起啊!话说你这根本就是变相自夸吧!”
——而是……女人。
夜枭拼命地忍住扶额的冲动。作为女性经验基本为零的人,他表示没办法跟这种泡妹子就像吃饭喝水一样寻常的家伙进行沟通。
这根本就是所谓的自寻烦恼吧。
“好啦好啦那种事我们以后再说,那个资料的事情怎么样了?就在这里了吧?”
不理会在一边腹诽的好友,女人关系乱成一团麻的当事人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太过理所当然,反而让人无话可说。夜枭只好切换到情报商人的工作模式。
“……是放在这里没错。不过不知道具体位置,我找找看。”
“嗯,我也来。”
灰色的眼睛陡然亮了起来。从地面一跃而起,起先懒散的姿态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习惯性地抬手压了压帽檐,锐利如鹰的灰色眸子扫视着四周,动手起来毫不犹豫。
两人互相背对着分开在两侧搜索堆积成山的书架,只听得见对面不断传来沙沙翻页的书声和书箱被堆到地上的沉闷的声响。可是夜枭却完全没办法集中精神。
被女人一直追踪到差点没法脱身的程度。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还是第一次。但是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太危险了。
……不仅仅是针对妨碍工作的层面而言。
轻易地用甜言蜜语引人上钩,玩腻之后马上分开然后接着泡下一个,最长的交往对象也只持续了两个星期。
也不止是女人,对待其他的东西都一样。之前多么想要偷到的宝石,一旦得手也就失去了兴趣,把玩过后就随手丢进了仓库任其生灰。
有时候与其说是怪盗,不如说更像是漂浮在世间的幽灵。活着于他而言只是意味着漫无目的的游荡,没有希望,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而活。
从来没有对任何事物认真过,甚至包括他自己。
夜枭自认是唯一能称得上是渡鸦的朋友的人,但是连他也必须承认,有时他也看不透渡鸦的想法。
为什么要采取这种态度,为什么要放纵自己。简直……好像已经放弃了一样。
但是,换句话说,唯一能称得上是他的朋友的人,也就只有自己了。
如果连自己都任由他堕落下去的话——

“我说,那个,渡鸦?”
“嗯?”
虽然嘴上应答着,却并没有回头的迹象。看着依然在翻箱倒柜弄得乒乓乱响的老友,夜枭斟酌着开口。
“我知道你可能早就听腻了……但是,这样下去真的不好。我是站在作为你的老朋友的立场上,认真跟你说的。”
对方的动作停住了。
室内一下子陷入了寂静。没想到竟然没有迎来预想中的吐槽,夜枭反而有些不知所措,定了定神才再度开口。
“我是说……你看,像今天这样,就挺麻烦的不是吗。做这样的事情对你有什么好处?你到底有没有考虑过接下来的生活?希望你能好好想想。”
背影还是没有转过来。黑色的额发垂下,掩盖了灰色眸子中倏然闪过的一丝动摇。回答依然是沉默。其实口才素来不是他的强项,但是想到绝不能再纵容他这样下去,咬牙硬着头皮也非上不可。
短短几秒内绞尽脑汁把能说的话都摸了个遍,但是刚下定决心,渡鸦平静的声音就从那头传了过来。
“这次又是哪一个?”
“……啊?”
“羡慕嫉妒恨就直说嘛~我们什么交情啊?这次是哪个妹子迷恋上我然后给你发卡啦?”
嘴边重又勾上了那抹熟悉的微笑。嘭咚一声又一个箱子被撂到地上,画面突然又活动了起来,之前的寂静仿佛根本不曾存在过。
“……靠我这是在等待真爱懂吗!跟某个只知道泡妞的家伙可不一样!”
愣了片刻意识到又被调侃了气急地反驳,无暇顾及调笑语气之中本就不易察觉的一丝异样,对话终于回到了平常吐槽的节奏,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月光慢慢地转进来浸了一地,将黑发怪盗的背影披上一层缥缈的光华。终于在一声心满意足的惊呼之后,那个人影转了过来。
“啊——终于找到了!”
渡鸦满意地长出了一口气,仔细拂走一叠旧卷宗上的灰尘,逐渐显露出来的银色书名被繁复的菱形图案层层包围住,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射着淡淡的柔和光辉,神秘的光彩足以攫住任何人的眼神。被黑色手套包裹住的指尖轻轻地在那些奇特的字母上滑过,好像是在将那些光辉纳入指尖一般。沉吟了片刻,像是对待珍贵的宝物一样,他将那卷古老的纸张小心翼翼地藏到怀里。灰色的眸子若有所思,连夜枭从背后逐渐走近都没有在意。
“这个地方也是怪神秘的,为了找它我可是动用了我的秘密资源……看在老朋友的份上给你优惠价。”
迅速地从短暂的出神中恢复过来,渡鸦笑着拍了拍老朋友的肩膀,“谢谢了!我还有工作今天就先告辞啦。”
几步轻快地跃上窗台,微微抬手示意了再见,身影迫不及待地就要消失在空气中。
夜枭突然地开口。
“……等一下!”
“嗯?还有什么事吗?”
刚刚还在自夸着情报来源的商人,也似乎因为自己的突然的开口而微微吃惊。嘴唇笨拙地开闭了几个回合,夜枭最后还是说道。
“……没什么。祝你好运。”
右手轻抚胸口确认完卷宗的完好,黑色的披风一卷,怪盗的身形便溶在了月光之中。
定定地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夜枭摇了摇头,应该是自己想多了。
……总有种什么事情要发生的预感。

被带走的尘封已久的老羊皮纸,只有上面用银色墨水题写的名称依然清晰可辨,仿佛灌注了光的力量一般。
——欧罗拉。


新的故事,即将从这里开始。


END?
TBCw

评论
热度(5)

© 白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