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叶子

勉强算是文手的白叶
偶尔不务正业地客串主催
MapleStory光渡(白鸦)/佩露/凯杰
无药可救的老白厨

微博@白叶子-MS光渡极地观测站
推特@shiroileafzi
噗浪@baiyezi

#MS深夜六十分-风##光渡#

期中修罗场好不容易过去了小电又傲娇了……现在终于能还上上周的债了还有人记得题目吗【
少爷酱油了一下下【
大概是怪盗组刚认识不久的时候?

 

#MS深夜六十分-风##光渡#

 

 


一吹起来周围的老房便不断地发出朽木摧折的吱呀呻吟。贫民街区风化的老屋檐和嶙峋的秃树剧烈地颤抖着,让人担心下一刻就会劈头盖脸地砸下来。
没有月亮的深夜,狂风撕扯,行人寥落,不会有多少人家愿意在这种天气浪费本就所剩无几的油灯。
自然没有人注意到黑洞洞的危房和形状怪异的枯树之间夹着的那道黑影。明明是在如此恶劣的天气下逆风而行,却依然走得不紧不慢。
仿佛只有他一个人孤身留在没有尽头的黑夜里。
在连睁开眼睛都很困难的狂风天,即使想赶路也是不可能的。更何况酒精的麻痹之下,虚浮的步子根本用不上力气。
托冷风的福混沌的脑袋终于清醒了几分,渡鸦索性找了个背风的角落暂且缩了进去。倚靠的墙体传来冰冷的温度,一直渗透到骨子里,然而身体上的不适感却慢慢地唤回了意识。
啊啊,再晚可就麻烦了估计回去又会被那个小鬼吵得耳朵疼吧。要不要干脆留宿在外面好了……反正在这个初来乍到的地方没有一个人认识他们,应该也不会引起怀疑。
胡思乱想间风势渐渐弱了几分,脸颊的刺痛感逐渐消退,他抬起头,眯起眼睛勉强辨认着远方。
漆黑一片的天地,如星般点燃的灯火。
那是……也许目前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
一瞬间仿佛和从前的场景重合了。
——等待的人,归属地,深夜,
光。
微弱的亮光倒映在灰色的眸子里。他闭上了眼睛。
眼睑内部还残留着被风吹过后的酸涩。
世界随着风慢慢地安静下来,万籁俱寂。灯光虽细,却不止息。
……
空气的流动贴着地面扬起,削碎一路尘埃。
习惯性地抬手压了压帽子,踏上归途。


无论风雨,他永远会归来。
因为那个人所在之处,即是光明。
尽管那已是曾经。

END


 

评论
热度(5)

© 白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