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叶子

勉强算是文手的白叶
偶尔不务正业地客串主催
MapleStory光渡(白鸦)/佩露/凯杰
无药可救的老白厨

微博@白叶子-MS光渡极地观测站
推特@shiroileafzi
噗浪@baiyezi

【鬼畜眼镜】[克克]Lunatics(佐伯克哉2014年生贺)

总算赶上了岛国12月31日的尾巴!

再也没有什么节操了【说得好像之前有过一样

 

*吸血鬼paro

*未成年慎入

*极力避免但仍然可能存在的OOC

 

 

----------

已经……无法忍耐了。

 

赤脚踏在猩红的地毯上发出急促沉闷的咚咚声,穿过层层低垂的鲜红色帘幕回荡于不知名的空间。此处,幽闭的黑暗之中,闲坐在扶手椅里的男人只是微抬眼帘,听着那足音从纷杂凌乱一直走到平静无声,最后停在自己的身后,带着微微的颤抖。

不需要回头。他知道是谁,为何及此。

因为除了这里,他无处可去。

双臂从背后环住他的脖子,冰凉的吐息喷在发间。他停下了玩弄手里熟透的石榴。

鲜红饱满的汁液满溢而出,弄脏了修长的指节,仿佛沾满了血污一般。身后的喘息更加急促了几分,他满意地勾起嘴角。

“这么快就饿了?”

稍微地把手抬起,对方就领会了他的意思。身体向前侧倾,污秽的手指便被湿热的口腔整个包裹住。迅速缠绕上来的舌头灵活地卷尽所有蜜汁,发出清晰可闻的咕滋水声,伴随着喉间的呻吟一同吞咽下粘稠甜腥的液体之后,却并不急着撤离,而是进一步地用舌尖挑逗着对方的指腹。

蓝色的双眸睁开一半,相互对视的那一瞬间,被含住的手指突然动起来夹住了舌根。

“咕呜……嗯……”

在口腔中翻搅起来的手指勾引着舌尖的动作,两相交缠间不时地轻轻划过黏膜。无法出口的呻吟破碎在喉中,张开双唇好像是想说些什么,口腔却被毫不留情地被持续侵犯着,面颊越发渐染了潮红。

“把嘴张开。”

没有犹豫地听从了命令。微微前伸的舌尖,似还残留着方才的媚态。

佐伯的指尖抵在了尖牙处。

能感受到他的视线也集中在了那个地方。仅仅是这样,脸颊就越发烫了起来。

轻微地用力,利齿就陷入了发白的软肉之中。

如果就这样咬下去的话……就能……

佐伯的手指却在这时没有任何预兆地突然抽出。如果没有仅存的理智,克哉的舌头甚至想直接追随过去。

“唔嗯……”

“你还是那么贪心啊。”

低沉的笑声响起。即使是刻薄的挖苦,传进耳里也化成了甜蜜的震颤。

环住自己的腰,让自己跨坐到他的大腿上。双手环抱住对方的后颈,接触到颈动脉的一瞬间,克哉猛地痉挛了一下。

那皮肤之下究竟是怎样不停涌动的颜色呢。光是想象血液流动的样子,就兴奋得难以自已。口腔中的津液,已然溢满。

想要咬住那里。然后填饱自己。把他的血,他的一切,狠狠地吸进自己的身体里。

注意到那混沌一片的瞳孔,佐伯的手从瘦削的锁骨一路向下掠过,直到腰腹。大开的衬衫间,可以看到因喘息而起伏的胸膛,克哉紧锁着牙关忍耐。然而那薄唇却吐露着与手上暧昧的动作全然不同的冷漠话语。

“真是淫乱……你用这副模样向多少个男人索求过了?”

“…没有!…呜……”

想要激烈地辩解,却因为突然捏弄着乳尖的手指而倒吸一口气。

刚刚被自己濡湿的指尖掐挠着乳头,些许的刺痛之后攀上一阵令人瘫软的酥麻,环绕在对方后颈的双手颤抖着收紧。

对方似乎根本就无意听自己的回答。被揉捏过一番的乳头带着鲜红的色彩挺立起来,另一只手则沿着精瘦的肌肉线条不停地玩味。

“饿成这个样子,无论是谁你都可以不知羞耻地求他吧。”

“——!才不……呜啊……!”

对方的手熟练地抽离皮带,钻入其中钳制住已经抬头的欲望,浑身便如过电般震颤不已。在身为同一个人的自己面前,所有的敏感带都暴露无遗,想要隐瞒自己的反应都无济于事。灵巧的手指从根部一直描绘到前端而后向上抬起,指甲轻微搔刮着前端的小孔,在毛骨悚然的快感面前,喉咙被迫屈服,逸出再也无法忍耐的呻吟。

即使是这样不堪的姿态,克哉也用不稳的声音坚持说着。

“没有……哈啊……其他人,谁都没……咬过……”

“对自己的欲望这么不诚实,难怪会这么饥渴。”

“那是因为……”

尚想辩驳,却在抬眼看到那人眼里的深意时哑了声。

是的,他也是佐伯克哉……尽管如今已经是和自己不一样的人类了,这一事实也不容丝毫置喙。

他的想法他全都知道。从始至终,一直如此。

故意说这样的话,只不过是享受着自己的表情吧。

这个家伙,恶劣的地方一点也没有变。

但是即使是这一点,或者是脱离常识被人玩弄,道德感一点点被推翻的事实,却也令自己如此心驰神往。

克哉的手慢慢地收回来,勾起佐伯深红色的领带慢慢拉开。佐伯只是含着笑由着他动作。

“你明明知道的……”

“嗯?什么?”

被迫放弃自己的羞耻心,吐露最深处不可见光的愿望。然而冰凉的身体却愈发地染上了热度,奇异的快感四处蔓延。

而这一切所给予自己的反应,佐伯也清楚地知道。不如说,他就是刻意为之。

“我想要的……只有你而已。因为,你就是我啊……”

已经永远地停止了跳动的胸口,似乎被什么东西填得满满的。被对方嘴角不减的弧度所感染一般,克哉也轻轻地笑起来。一对尖牙在口中血红色液体的衬托下,越发幽媚。

“我可没有满足你的义务。”压低的声线带着几分愉悦,“想要的话……就拿出相应的诚意来。”

对上那双镜片之后深不见底的双眸,几乎是立刻就理解了对方的用意。

胸口一阵燥热,克哉忍不住扭动着身体,俯身凑了过来。

鼻息交缠的刹那,满意地呼出一口气,冰冷的唇迫不及待地黏了上去。

密闭的空间逐渐发酵。起先被捏在手里的石榴滚落在地,脚边的地面一滩血红。

天花板高得看不到顶,四周的黑暗吞噬了万物。准确地说,连此地的边界也暧昧不明。重叠的帷幕间,多少秘密和多少情愫,无从知晓。

不,连同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不合常理的。

如果我们之中一定要有一个人,成为所谓的王的话——

那样的话,无论用尽什么手段,卑鄙也好无耻也罢——

为了让你永远地无法离开我,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猛地挺入对方体内的时候,身下的那人身体一阵痉挛,吃痛地嘶叫出声,随即一口咬上肩头。

尖牙深深地陷进肉里,富有生命力的血液喷薄而出灌入口腔,如甘甜的陈酿熏醉了所有的神经。

佐伯暂时地停止了动作,将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身体相拥入怀,感受着同样的痛楚。

“尽情喝吧……就像这样,很好……唔…”强行压制下尖锐的疼痛,断断续续地说着,腾出一边的手来覆上克哉的后脑插进他柔软的发间。“呼嗯……不用想那些多余的事情,你只需要由我来满足就够了。

“你就是我,我们是永远也不会分开的。”

已经神志不清的克哉,此刻全身心都被血液的味道所俘获。

久违的味道……

那是他,自己的味道。

脑海中此刻只剩下了这一个念头。熟悉的血液被吞咽而下游走在全身,几乎有种即将沸腾的错觉。

外界的声音已经听不真切。迷糊中听见佐伯似乎说了些什么,然而在填满自己之前已经无暇顾及。将头埋在对方的颈窝不住地舔吻着牙印,咽下喉间滚烫的液体。

“咕呜……嗯……哈啊……”

欺身吻尽了嘴角泄出的红色液体。两人的双唇此刻都染尽刺目的血红,交织成片,再难分清你我。

“你还真是,无可救药的淫荡。”

轻笑间讽刺的力道似乎因为失血而减弱了几分,闻言克哉迷醉般地扬起了嘴角。

“你不也是一样的吗……<我>……哈啊啊!”

像是对此作出的回应一般,交合的节奏再次加速。舔吸着不断溢出的血液,夹紧了对方的腰,感受着体内的那份炙热和力度。

向着深红色的海洋,无止境地堕落下去。

 

是的……欲求不满也好,贪婪淫荡也好,那就是所谓佐伯克哉的本性。

我所思慕的,既非欲望亦非痛楚。

——而是给予我这一切的你啊。

 

END

克哉先生生日快乐!><虽然文力依旧很渣……不过真的很爱你们w

请在另一个世界一直幸福下去呀w

 

评论(12)
热度(34)

© 白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