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叶子

勉强算是文手的白叶
偶尔不务正业地客串主催
MapleStory光渡(白鸦)/佩露/凯杰
无药可救的老白厨

微博@白叶子-MS光渡极地观测站
推特@shiroileafzi
噗浪@baiyezi

#MS深夜六十分-消失##双露#

第一次试双露_(:3」∠)_

可以当作粮食向

真的不是BE

脑洞担当 @黎、下旬 

 

 

 

如果这家伙……死掉就好了。

黑发赤瞳的青年孤立在一片混沌的中央,无言地凝视着脚下毫无生气的躯体,无数次地无数次地这样想过。

属于意识而并非现实的空间。发生的一切,对物质上都不会有任何伤害。

而会存在于此的,除了他——只有现在倒在脚边的,另一个他。

微微偏过头,半眯起来的赤眸检视过对方袍子上的斑斑血污,心满意足似的勾起了唇角。

在属于他们的场所,他对这里有着绝对的支配权。

换句话说——随便他怎么恣意乱来,都无所谓。

一脚踏上对方血肉模糊的肩头,硬质的靴子刻意卡进伤口发出咕滋的古怪声响,地上的躯体顿时一个抽搐,银发的光法师从喉间挤出一丝呻吟,艰难地抬起眼帘。

“……这样的感觉如何?我尊贵的极光法师?”

反抗能力被全然剥夺的对方,只是咬紧牙关不吐一个字。已经失去了焦点的蓝色双眸,空荡荡地漂在虚无之中。

“疼痛的感觉很不错吧?……哈哈哈哈哈哈!!”

他好似心情愉悦地大笑起来,整个身体都随之兴奋得战栗。

然后像是强行中断一般戛然而止。

他定定地举起沾满鲜血的法杖,如同执行一场秘密的处刑。

而刽子手刀刃下的猎物,却似乎对这一切充耳不闻。既非屈服亦非恐惧,而只是一片死寂。

……烦透了。

心口燃起一团火烧干了喉咙,他大口地喘着气,骨节握得发白。

这是怎么了,越是轻易得逞就越发焦躁。

为什么做到这一步了都不能让你臣服?

为什么做到这一步了……你还是不能好好看着我?

“…………想杀掉我?”

他听见嘶哑的声音,分不清是来自对方的破裂的唇角,还是自己脑海中的嗡鸣。

是啊。想让你消失,想得不得了。

混浊的血色珠玉随着疯狂的念头变幻着形状,将卧在地上的那人的瞳色刺得赤红一片。

恍惚间他仿佛看见了自己的面容。

——不,那的确,就是他。

明明是同一个人……我却对你一无所知。

想毁掉这张脸。这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为什么要露出这种表情啊。

为什么被自己逼迫到了这种境地,那双深如渊海的湛蓝色瞳眸之中……还是映不出自己呢?

“…………去死吧……!”

就如同自己早就溺毙在了那片深海,窒息沉没,尸骨无存一般。

END

 

这怎么看都应该有后续啊【

评论(8)
热度(14)

© 白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