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叶子

勉强算是文手的白叶
偶尔不务正业地客串主催
MapleStory光渡(白鸦)/佩露/凯杰
无药可救的老白厨

微博@白叶子-MS光渡极地观测站
推特@shiroileafzi
噗浪@baiyezi

【MapleStory】给失忆的自己的一封信(光渡)

其实是去年的六十分,现在才填平真是没脸打TAG【

诶是不是很久没发过1000+的正剧向了……?(跪


*前两年很流行的梗?不太清楚来源,据说可能是盗墓笔记?
*私设成堆。千万别信。

*次元图书馆照搬有。

*补刀感谢赫纸。 @黎、下旬 

 


(白魔法师视角)

 

 


如果你打开了这封信,先回想一下,你叫什么,你要做什么,欧罗拉是什么。Raven是谁。

现在,我,也就是过去的你,即将进行一场极度危险的实验。一旦失败,有很大可能会影响到你的记忆。因此,上述事项请必须逐一确认。
请你理解,光变强的话,影子自然会加深。为了翻过“那座墙”,这是无可避免的牺牲。
而这封信就是为可能的后果准备的。
以下是我失忆前整理的笔记,请务必遵守。


你是枫世界的光之超越者,和生命、时间的超越者共同维持着枫世界的平衡。人们通常也称呼你为白魔法师。
你的责任是研究终极光明——它并不是单纯的“力量”。那是存在于安息地平线那边的无限的知识,是能够使崩溃为抽象的世界回溯真谛,再现神的城市的本源的智慧。
为此你已经付出了数百年的时光。在魔法造诣已经远远超过所有人之后,你曾用几十年的时间游历世界各地。然后你才来到了这里。
黑暗的地带浑然是有限的知识,而追逐无尽的知识需要陷入更深邃的黑暗。借助有限的知识,你已经跨越了死亡,但是只有围墙之后的无限才能令其永生。为此,可容范围以内的牺牲是必要的。
正如绝对的永恒没有时间的瞬息就毫无意义,终极黑暗中才存在着终极光明。静谧之林是几无白昼的黑夜之森林。因此,与其他任何地方相比,这里的光明更为纯粹。
欧罗拉研究所就是为此秘密成立的。在这里聚集了大量对光的研究充满热情的优秀魔法师,他们都是你亲自遴选的人才。
马尔斯是欧罗拉的首席魔法师。他是非常可靠的助手,对研究相当有热情。在工作方面,可以完全信任他,只是他时常会有些急躁。他很尊敬你,会无条件服从你的指示,但是唯独在一件事情上有意见。这件事在后半部分将会提到。
露西亚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但因缺乏经验而不够稳重。要告诫她研究需要全神贯注,不要把注意力放在其他多余的事情上。
贝欧万是非常有潜力的新人,虽然目前的力量尚不足以独当一面,但是——

(笔迹中断)

抱歉…方才魔法阵的能量发生了溢出。进展比预想的要快,恐怕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你需要其他研究员的档案,可以在书房的倒数第二个抽屉找到。
至于欧罗拉的其他人员,目前包括寄宿在这里的佣兵和他带来的孩子。他有时会帮助搜集研究所用的材料,但留在这里似乎也是出于他的个人目的。请务必当心。

现在有一个需要着重提到的人。接下来的内容可能会有些难以置信,但是请务必认真执行。
人们通常称呼他为渡鸦。而你会称呼他的本名Raven。他和你保持着同居关系,也就是说,他是你现在的恋人。
或许你会把上一行反复读上几遍,并且认为在这封信中出现此类字眼的概率,就如同纯炼结晶中的杂质般无限接近于零。不管多么不可思议,那的确是事实。

(中断)

情况很糟糕。
很遗憾,来不及在这里告诉你你所关心的事情了。
但是,请你现在尽快地找到他,向他解释这一切。他会生气,但是因为不能把他卷进危险当中来,所以这是唯一的选择。
你不记得他的样子了。不过我相信,你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能认出他来。
他是唯一会唤你“光”的人。这是他给你的名字。
外界传说中,他是当今枫世界闻名遐迩的怪盗,以窃取名贵宝石施与穷人且从未失手著称。不过在你面前,他从来是个恪尽职守的恋人,没有因为特殊工作的缘故给你带来任何麻烦。

(中断)

抱歉…我想刚才的内容大概有些急躁让你难以接受。然而现在已经没有重写一次的余地了,见谅。
你也许根本就不会相信,爱上一个性格天差地别的人类这个事实。但是,正是那种相反的特质将会深深地吸引住你。试着和他相处,你会发现这一切并为之着迷,就像当初一样。
并没有强迫的用意。只是,失去这份度过了千百年的岁月才明白的爱情,是件遗憾的事。
而对Raven来说,他的全部人生都已经托付在你手中。他属于你,而你也答应过为此负责。
如果你无法理解这个词的话,那属于大脑额叶分泌的一种腺素。至少理论上如此。这并不重要。
你将会得到的是,丑与美,灵与肉,失落和狂喜,逃避和欲望,关于人类一切的一切——知道爱的时候,你才会存在于这个世界。

(无法识别的段落)

……如果这个混沌的世界充斥了污浊,那么就毁掉它。把它作为祭品奉献于此的话,你能为他们创造一个更好的时代,甚至于让古老的乌托邦重现。而如果能得到光的奥义,这一切都易如反掌。
他们所说……

(无法识别的段落)

……但是,现在,永远不要忘记他告诉你的事情。
人类的确贪婪而无知,狂妄而傲慢。
可是有时,也是温暖得不可思议的存在。
就像Raven那样。

我不知道这次成功的比率如何。如果不能,请你继续把这一切作为理想。如果成功(尽管可能性微乎其微),那么请你学着怎样和他一起生活下去。

(中断)

(潦草的段落)
钟声快要敲响了。
此刻记忆潮汐一般疯狂地涌来…我不希望——不希望与这一切告别。但是为了在创造的时刻不使现世土崩瓦解,平衡性的解决方案既不存在于理智亦不存在于情感,恐怕只能寄希望于“彼岸”——也可以称之为“光”。因此我别无选择。
在那之前,只来得及告诉你最重要的一点了。
Raven有着嗑药成瘾的恶习,这恐怕是你们之间的关系的最大不安定因素。
那种药物能在短时间内快速提高体能,但是由于副作用极大而被列为违禁品。详细的实验报告,放在卧室有魔法封印的置物柜中。
因此,不要让他碰到任何药品,一旦发现藏匿就毫不留情地倒进水槽冲掉。
Raven在药瘾发作的时候会行为失控,一定要守着他,别让他因为过激行动而弄伤自己。通常同他交配来抑制他对药物的渴求是可行的。如果实在需要的话抑制剂在——

(无法识别的段落)

……容许最后一个请求吧。
是的,即使再怎么执着,Raven终有一天
将先你离开这个世界。
所以,请你发誓,
一定  要做到——这件事——

陪在他身边。

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END

 

-BE入口-

青色的火焰从指尖升起。多处已经被毁得难以辨认的羊皮纸,瞬间被卷成一团灰烬。
黑袍子下赤红的双眼满意地眯起,没有血色的嘴角裂开一道弧。
“……愚蠢之至。”

评论
热度(8)

© 白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