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叶子

勉强算是文手的白叶
偶尔不务正业地客串主催
MapleStory光渡(白鸦)/佩露/凯杰
无药可救的老白厨

微博@白叶子-MS光渡极地观测站
推特@shiroileafzi
噗浪@baiyezi

证明一下我还活着。【

一个没顺完的脑洞……不打TAG

证明一下我想努力产出(只是想想。【

 

 

 

“我希望你能帮助我从事关于黑暗的研究。”

魔法师直截了当地说。

 

杖端的宝石散发出明暗起伏的幽光,他的侧脸藏在其中忽隐忽现。但是怪盗很明白——那双冰蓝色的眼睛,正穿过不曾醒来的长夜,饶有兴趣地注视着他。

 

他报以微笑。

 

“我拒绝。”

 

*


“真可惜……如果当初能得到你的助力,我想实验本该顺利得多。”

 

纤长的手指伸入精致的雕花笼中。话音未落,指腹便被尖锐的喙刺破。而自说自话的人却毫不在意般地勾起嘴角,任由其滴落,知道地面上染成鲜红的魔法阵盛开宛如孽火。

 

“抱歉。我不应该做前提不成立的假设。”

他无视背后降临的羽翼,做着没有人在乎的最终发言。就连从他口中说出的道歉听起来也仿佛哄骗孩童的安眠曲。


“我一直在想,如果把这个用在人类身上会如何——原本,你再合适不过了……”
“怪盗,呵…听上去多么适合黑暗的词汇啊。
但是你偏偏——为什么会那么……明亮呢。”

 

光之超越者,拥有最纯粹的光明的魔法师,笑着这么说。

“不,不仅仅是光明——你的眼睛里,有某种不亚于它的东西。”
而我没有。而我甚至在你之前,不曾见过。
房间中央伫立的背影顿了顿,终于回过头来迎接不速之客。魔法师几乎是瞬间就看出来了帽檐之下刺骨的眼神。

笼中的渡鸦再次疯狂地嘶鸣起来。

他显得分外愉悦。他伸出手来——伤口的位置已经完好如初。
“所以……把你的眼睛给我。

这是最后一次。”

——他不会的。

 

魔法师知道。

 

他看着怪盗一步步踏过燃烧的地面靠近过来。不自量力。他在心里嘲笑说。可他也懒得去阻止。黑色的帽檐投在墙壁上煞是好看,他暗自品味。

“渡鸦阁下…你知道我真正想要的。

你给得了吗?”

……呼。


冰凉、柔软的触感……让人想起温暖的黑暗,刺痛的光。

没有人知道是哪一种。

但还是和人类接吻的感觉更好些。所以暂时,不需要思考。

——闭上眼睛吧。

 

渡鸦的声音消失了。

 

TBC?

 

评论(10)
热度(6)

© 白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