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叶子

勉强算是文手的白叶
偶尔不务正业地客串主催
MapleStory光渡(白鸦)/佩露/凯杰
无药可救的老白厨

微博@白叶子-MS光渡极地观测站
推特@shiroileafzi
噗浪@baiyezi

【MapleStory】近期小段子集合(光渡中心)

忙着肝本炖肉拯救学业的PO主的并不是什么正经的产出(。)

之前已经在贴吧36DAYS发过了搬过来一份~

最近的粮食都放在微博上了,会比LO更加勤奋,还会转发各位文手画手的粮食和不定期的P站推荐~欢迎关注 MS光渡极地观测站 


【世界】
他知道另一个世界的他手执权杖,眼映星辰。他执意踏另一个世界的路,也明知荆棘丛生,纵然孤独,纵然鲜血纵横。后来,他断了如瀑的长发,好似剪掉了悠长的念想。没有人知道他是否也想起那些过往,也曾经有人伴他青丝白发,换一场指间流沙。

【书】
他曾长发苍白如纸,狂风乍起时,飘散如漫卷无字书。有人说天才自古少年白发,而他却称自己并非贤者,也非哲学家。他所追求的“彼端”凌驾书本,超越自身,甚至并非这个世界所能承载。他理解万物因此将毁灭万物。——而那其中或许也正包括他自己。

【守护】
那不是个和他相符的词语。奉自由为圭臬的怪盗,不应当在同一个地方安顿太久。守卫,而守卫乃同为羁绊之一种。他曾羡慕飞鸟来去了无牵挂,巧窃珍宝而又进退自如。直到他遇上无从擒获的宝物,才甘心暂拢羽翼护他安然。谁的安然呢?又是谁真正被擒获?当晚归的倦鸟酣眠于月光下的圣城,孤雁就有了归巢。

【宝物】
世人爱你如钻石般尊贵耀眼的背影,却不知低眉颔首间的惊鸿一瞥才是蛊惑人心。你是我眼底荡漾的蓝水晶,是我心头血凝的红玉。该说你像宝石吗?偷不走,守不住,忘不掉。可冰冷的宝物怎配得上赞美你?我的三生石,我的无字碑? 

【病娇】
你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那个夜晚吗,你问我是否知晓黑暗。怪盗看着那双染红的双眼,他笑起来。不。我怎么可能答应你呢——我渴望知晓光啊。他闭上了眼摸索着对方僵硬的脸庞,把那已经变得混沌的眼眸掩上。右手触到的是温润的指尖,而左手被锐利的指甲划伤。然而他仿佛浑然不觉般,说道,吻我。实验室的门已经锁上了不是吗,没有人会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他缓慢地吐气悠悠地说。你不是想知晓黑暗么?我教给你——我带你去看你真正想要的。

【蜉蝣】
“我为什么要在乎?”
白魔法师一如既往地彬彬有礼,丝毫没有被对方的怒火影响,款款道来。
那一刻怪盗突然明白了——那份礼貌,那份疏离,和友好或是亲近无关。
如同天鹅没有必要在乎朝生暮死的蜉蝣。仅此而已。
他愿意表示的礼貌,只是出于仅剩的怜悯。

【鸟】
“哇——”
不算悦耳的叫声把他从沉思的寂静里暂时拉出。白魔法师似乎并不十分意外,只是略略偏头望向不速之客的方向。

一只渡鸦停在房顶上,从体型上看大概还属于幼年期,正不知天高地厚地歪头冲着魔法师咂着喙。这种生物本来不应该出现在欧罗拉大神殿屋顶上。不过伟大的魔法师自然一眼就识破了并不复杂的魔法。小鸟身躯上蔚蓝色的魔力波动,他可再熟悉不过了。何况,会使用渡鸦作为召唤的人……

噗地一声,小渡鸦的身子突然消失了,几片尾羽飘零而下。而另一个声音适时地冒了出来。

“哟,光。”
黑发的怪盗现身在天台的另一头,浅色的眼睛在月光之下更加熠熠生辉,“今天挺早的啊。”

小渡鸦趴在他的右肩上动着喙。他伸手抚了抚小家伙的羽毛——然后被毫不留情地啄了一口。

“痛痛——嘿你这养不熟的小东西……好歹是在超越者大人的面前,给我留点面子如何伙计?”

魔法师静静地看着一人一鸟大眼瞪小眼,嘴边勾起一抹清浅的微笑。很久了,或者该说是前所未有?有人能如此在他面前坦然放肆,而他居然也不感到厌烦。

“这家伙一直不听话,我可头疼得要命……不过也是因为这个,我觉得它还蛮可爱的。”闹腾一番后将召唤解除,名为渡鸦的怪盗抬眼望向魔法师的方向,对上那双探询的蓝色眸子,“嗯?光你也对它感兴趣吗?”

“不。”魔法师淡淡地说,“我比较感兴趣的,是你。”


【师生】
染着奇异发色的不良学生偏了偏头,似乎还没能理解现在所处的情形,还带着绒毛的耳尖上缀着各类夸张的饰物,甚至包括打穿在耳骨上的异类——简直能晃花人的眼。也许正是因为这样,西装领带的阿白老师不动声色地紧了紧眉头。而片刻之后,他面前的少年轻笑了起来。“需要我提醒你吗?对未成年下手可是犯法的啊,老~师。” (此梗感谢赫纸~)

之后的更新请戳微博❤【你够

评论
热度(9)

© 白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