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叶子

勉强算是文手的白叶
偶尔不务正业地客串主催
MapleStory光渡(白鸦)/佩露/凯杰
无药可救的老白厨

微博@白叶子-MS光渡极地观测站
推特@shiroileafzi
噗浪@baiyezi

MapleStory小段子集合第二发

前篇地址:

http://baiyezi.lofter.com/post/3dac6d_8397a42

凑齐1000+了来第二弹!


说明:

白魔法师中心,部分带有不明显的光渡(白鸦)CP倾向

基本都是六十分(微博/韩推)的题目。很多和图有关系,基本可算是看了各位太太的图之后的感想,能给地址的会给地址,韩推的图大部分禁止转载,因此只能辛苦各位翻墙or脑补了(。)互fo亲友也可直接问我要(会有吗)给韩推太太的自然只能是单箭头(心情复杂(。)

一个老白痴汉的自我满足,整体风格无情节装逼流(。)  前后时间跨度大,画风极不稳定,务必慎入



【诞生】(给阿缘律太太的欧罗拉)


他想起日出的时候就想到午夜。他想起启明星洒在夜神的眼睫。他想起一碗月色时而盛满时而残缺。他想起透过醇香如酒的黑暗,远方跳动的炉火与迷蒙双眼相接。他曾是个吟游者,而他只有在这一时刻才愿信奉神明。他终将寻得光明,砌他的墓谒。


http://weibo.com/5672345566/CD8ANBkOP?from=page_1005055672345566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

 

【黎明】


在将明未明将醒未醒之间他迎来万物终始。火焰吞进森林呕出一地黑炭,血色的舌头沿着开裂的沟渠谄媚地舔他的脚踝。是火光点亮的黎明衬得他越发黑暗,还是那过于堕落的存在使得整片天空都出奇耀眼?历史的记述者唯恐责罚,有人写下:比圣地上空暮色降临更可怕的前提,大概便是静谧之林迎来了曙光。


 

【日落】(给桔梗太太的六十分老白)


在晦明变幻光影倒转之间你主宰世间存亡。我是否该挽留将坠的暮色,那是你眼底流转的石火。我是否该臣服泼墨的穹苍,那是你发梢牵萦的掠影。我愿匍匐于贪婪的罪过,只为看世界安静地在你的足下沉眠。嘘,为了幸福,请不要醒来。

http://weibo.com/5672345566/CDQ4G6x7s?from=page_1005055672345566_profile&wvr=6&mod=weibotime


【冰冻】(给韩推nau太太六十分的老白,转载禁止因此请自行翻墙or脑补)

煞白如骨的十字架下我看见雪青色的夜,和降临那其中斩裂平庸万物的你。寒冷?刺目?那又如何。远古的冰河它曾裹挟万物,又何止碾碎一捧心脏,十年羁旅。不,你既非神明,亦非天使,否则又怎会叫人甘心做渎神的恶徒,让纯白之下亘古不化的寒冰,凉我的骨血,灭我的心火。

 

【信仰】

他开始不再像年少时分那般轻言自由。信仰是,你所读不出,生长于沙上的古象形文字,仅存在于两次涨潮之间。为了被虬曲的根系牢牢攥在手心,海底的岩层需要沉默多久?而你,不管承认与否,终生都将走走停停,去寻轨道一公里外的灯塔。这和海无关。因为他,他已经不再像年少时分那般轻言自由。

 

【真实&虚假】

以断翅作双手交握的姿势,祈祷你唇边的预言:从你的怀中诞生的万物,只停留于一场虚空。逆行的风颠倒终点与起始,从一无所有到一无所有之间,你俯卧如沉睡的神。于是,在纯白中我终于得以窒息。于是,当死亡成为虚假的祭品,一双翳眼将得见唯一的真实。你成为我的根源,亦成为我的末日。

 

【幸福】(给韩推nau太太六十分的老白,转载禁止因此请自行翻墙or脑补)

把那画布拿去,把那帷幔拿去,把那绸缎般的断发拿去。不够吗?做你这件加身的白袍。凭此你再次践上洪荒的祭坛,手擎圣典,施我以微笑。一袭素锦之下,最适合不过秉烛沉思,傍雪独行。尽头乃非目的,穷其奥义亦幸甚矣。我将默然北向,缘于知晓上帝为何低眉,是为怜苍生不知春秋晦朔。

 

【魔法】(给韩推nau太太六十分的老白,转载禁止因此请自行翻墙or脑补)

可是你从来不曾离开。每当我透过霜雪望见密林枝桠间窨井般的深蓝,抽支长草如牵起你的衣襟后摆,亦步亦趋,跌跌撞撞,被冰冷的流萤划伤眼角,才看清那是你长发的残痕。后来我想起你口传的真理,但魔法能毁灭多少新生,就能诞生多少遗物,就像匍匐时我从天空中看见我苍白的心脏,而那其中满满刻着你的倒影。

 

【血】(给桔梗太太的老黑)

不来一杯上好的红酒?那玷污你唇角的琼浆玉液,美得仿佛一串倒悬的血蝶,将以其飞溅作破茧的纪念。你知道么,头发和指甲,乃是原始巫术的秘法所在,那是一种诅咒人们相爱的艺术。倘若你嫌它过于苍白,那就让我效仿歌唱的夜莺,用心脏为你染一朵红玫瑰,博你一笑——带着孩子般的残忍放荡和巫蛊般的天真无邪。若还能用泣血的游丝勾勒锁链,那就牢牢缚住你,如同蛆虫拥抱腐尸,每一次蠕动都是在吐露被吞食的字眼:我爱你。

http://weibo.com/3889305964/Dijiqrp4v?type=comment#_rnd1459009915445

 

【关闭】(给韩推nau太太六十分的老白,转载禁止因此请自行翻墙or脑补)

厚重冰冷的石门一如你沉寂的脸庞,骨架雪白它负责关押心脏。一切嘈杂应当被隔离,一切谶语应当被抹杀。这些断言并不绝对,因为你睁开双眼之时,连光明亦可以逆流。没错,光与影是一个封闭的环,凡人自缚于其中而不自知。既然时机已至,那就告诉世界吧——藏在茧里的究竟是蝶是蛊,魔法师大人。

TBC

评论
热度(7)

© 白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