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叶子

勉强算是文手的白叶
偶尔不务正业地客串主催
MapleStory光渡(白鸦)/佩露/凯杰
无药可救的老白厨

微博@白叶子-MS光渡极地观测站
推特@shiroileafzi
噗浪@baiyezi

【MapleStory】一往如初 ACT.1(佩露)

正式开挖佩露坑啦x

*腐向注意。*正剧向。*1v1。*HE。*短篇,争取一个月内平完。*本节CP只有佩露,后期会带光渡。*设定私心大如山注意。

前篇地址:

ACT.0

http://baiyezi.lofter.com/post/3dac6d_a7f4caa



ACT.1
一年前。
“所以说,为什么你也会在这里?”
露米诺斯的语气相当不善。佩特故作夸张地叹了口气,回应说“我才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来这儿。”
欧罗拉的光之子看上去不太想搭理他,却也懒得赶他走。露米诺斯握住怀里的三棱镜,肩上的光球盘绕几圈之后像罗盘一样停在固定的方位,他毫不犹豫地化成光束,朝着那个方向瞬移而去。
“找东西吗?”
露米诺斯回头,差点撞上佩特的鼻子。怪盗的脚下飞舞着数张金色卡牌,挂着一副悠闲的笑容。尽管脸上写满了“你这家伙为什么还跟着”的不耐烦,露米诺斯还是勉强嗯了一声。
“那需不需要帮忙啊软蛋?身为怪盗,在寻找物品上我还是有点信心的哦,比起暴力派的魔法师来说?”
“谁会看得起你那种盗窃伎俩。”露米诺斯抽空横他一眼,“再说了……是欧罗拉的事情。”
“欧罗拉?”
听到这个词果然让佩特愣了半拍。
那是露米诺斯曾经所属的地方。五百年前,当他们还没有封印黑魔法师的时候,露米诺斯和欧罗拉极光组织是举足轻重的一支力量。
而或许比这更重要的一点是,欧罗拉是由伟大的光之超越者一手创立,也是经他之手毁于一旦的。那位可怕的魔法师依然潜伏在这个世界上,不时兴起各种风波,而英雄们至今都还未能找到能战胜他的方法。
但话说回来,五百年过去,欧罗拉早已该烟消云散了。这个时候回去还能找到什么?
“这里就是欧罗拉遗址。我们到了。”
露米诺斯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星星点点的白色散布在树木密密麻麻的枝桠间,若不是经人提醒,怕是很难发现那些白色其实是大理石的残骸。它们东倒西歪,酷似一把破碎的白骨。带锯齿的野草朝天空蹿着长,勾住来人的衣襟不撒手,仿佛把人拖进陷阱一般。
已经彻底荒废了。树木遮蔽天空形成永夜的静谧之林,曾经聚集了世界上最优秀的,研究光的魔法师们的地方,要么被毁,要么出逃。
佩特怔了片刻,转而看了看同伴的表情——露米诺斯看起来和平时一样板着脸,但是佩特从那微抿的嘴角和低垂的眉心,读出了光法师暗含的一丝杂念。
然而那也只存在于一瞬间。当光之子抬起头来的时候,他又恢复了以往一样的表情。
“事到如今你想回去找什么?”怪盗顺势问道,“还是说,遗址最近出现了什么问题吗?”
“和你没有关系吧。”
冷淡的回答并不是意料之外。佩特张口想要继续说点什么,一声粗哑的嘶鸣却突然打断了他们。
“呜哇——”
是鸟叫声,却并不悦耳,相反相当地喑哑难听。紧接着,一只通体漆黑的鸟从废墟中扑簌簌地冲了出来。
佩特嬉皮笑脸的表情消失无踪。
尽管那个人没养过真的渡鸦,但是他见过不少次那个人召唤兽的样子。怪盗的眼力绝不会有错。
之前得到的情报在脑海中飞快地掠过。有冒险家称,最近在这附近目击了骚扰路人的奇怪灵体,而根据他们的描述,那人的相貌竟和怪盗渡鸦生前很有几分相似。
虽然兴趣恶劣,却如父亲一般待他,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之后又突然自顾自地丢下他死去的家伙。
“……克莉丝,告诉我现在的坐标位置?和之前那件事一样吗?”
漂浮在头顶上的水晶花园很快传来了信号。要不是水晶花园的情报系统从未出现过任何差池,他差点就要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了。这本是他今天独自前往调查的原因,但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露米诺斯,更没想到两人的目的地完全一致。
——目击的位置就在欧罗拉的原址之内。
要不要这么巧。佩特暗自咋舌。这下我尾随的罪名算是得坐实了。
光法师侧头看着不知在忙些什么的怪盗,眉头微微皱起,咬了咬唇还是开了口。
“回去吧,小偷。”他转过脸,语气生硬。“说不定会有危险,别再继续无聊的游戏了。”
“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软蛋。又打算做高尚的牺牲吗,伟大的光之魔法师?”
冲口而出之后佩特几乎是立刻感到了后悔。不,他很清楚,自己并没有立场去指责露米诺斯丢下他。就像露米诺斯不打算让外人介入欧罗拉的内情,佩特也并不准备把关于渡鸦的事情告诉他。
一来,出现的幽灵是否真是渡鸦还不能百分百肯定。二来他和师傅经历过的事情、师傅在他心中的地位——对于任何时候都能谈笑风生却在表达真心时十分笨拙的佩特来说,要一下子和盘托出也并不容易。即使对象是露米诺斯,即使是这个他最厌烦又最熟悉的光之法师。
他们在这个方面简直相似得令人发指。
表面上个性天差地别,根本的部分却如出一辙。佩特明白,那恐怕才是他对露米诺斯的事情在意无比的原因所在。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他总是对露米诺斯的话语反应过度,为什么他面对这个人的时候常常失控做出自己也想不到的事情。
就像现在他又成功地惹怒了露米诺斯。魔法师的左眼隐隐地罩着一团红色的光,沉声说:“非要多管闲事的话,就动手吧。”
“真不巧,我要找的东西也在这里。别露出这样的眼神嘛,毕竟五百多年过去了,这儿早不是欧罗拉的地界了,发生过什么事情就算是你也拿不准吧?”佩特深吸一口气,故作平静地挂起笑容,“如果我要在这里藏点什么东西的话,当然首先得制造点小麻烦,比如结界什么的——”
他扬起手杖往前随意一戳。
一束白色的强光突然自地底窜出,顺着杖尖迅速蔓延,包围了他的视野。佩特只觉得眼前被刺得一片疼痛,手习惯性地去压帽子的同时在脚底召唤卡牌屏障,却如同被缚住一般动弹不得。
等等结界为什么说来就来——这还不是问题的重点,他迅速意识到这不单纯是地气所形成的,有人显然是要把他拖入什么地方,于是掺入了某种束缚系的魔法。佩特的脑中正盘算着局面,手腕的地方却突然一阵酸痛。低头看时,一只穿着战斗臂套的右手正紧紧地攥着自己。
是露米诺斯。
他刚意识到这一点,四周的光线就像来的时候那样,突如其来地全部消失了。借着露米诺斯肩头的光玉,佩特勉强能看清他的脸庞。光之子脸上依然残留着一丝焦虑,这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佩特……”
露米诺斯没有看他,而是直直地盯着前方,喃喃着叫了同伴的名字。佩特闻言随着他的眼神向上望去,不由得也一起怔住了。
四周变暗了。原本他们虽然也处在一片荒林之中,但树枝稀疏,阳光斑驳,尚且可以说是白昼。然而在这个空间之中,根根巨木直冲云霄,庞大的树冠彼此勾连,天空像是直接被拦在界外。透过枝叶笼罩下来的只有无穷无尽的黑暗,连星辰都不复存在,如同漂浮在茫茫黑色海水中的孤岛一般。连大地也将这块角落切割下来,抛弃到没有阳光的世界中去。
人们称这块永恒停留在黑夜中的地方为静谧之林。直到有一天,一位追求光的魔法师来到这里,建立了传说中的极光组织欧罗拉。
而一幢散发着白色光辉的巨型建筑正矗立在二人面前。
虽然只在书里见过这个地方,但是绝对不会有错的。
五百年前的欧罗拉大神殿——就这样降临在刚才还是一片废墟的森林中央。

ACT.1 FIN

TBC


解释几个梗:

情报员妹子全名克莉丝汀,用克莉丝这个昵称表示少爷平时擅长撩妹(不

少爷的FLAG技能请参照HOM相关章节

结界什么的是我瞎扯的下一节再解释(喂

评论(12)
热度(32)

© 白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