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叶子

勉强算是文手的白叶
偶尔不务正业地客串主催
MapleStory光渡(白鸦)/佩露/凯杰
无药可救的老白厨

微博@白叶子-MS光渡极地观测站
推特@shiroileafzi
噗浪@baiyezi

【MapleStory】一往如初 ACT.3 (佩露)

赶上五一的尾巴~


前文:

ACT.0 http://baiyezi.lofter.com/post/3dac6d_a7f4caa

ACT.1 http://baiyezi.lofter.com/post/3dac6d_a90e8f5

ACT.2 http://baiyezi.lofter.com/post/3dac6d_ac1066d



ACT.3


露米诺斯瞳孔骤缩,心脏毫无道理地漏跳了一拍,他直觉地察觉到那望向他的眼神,沉醉而厚重,满含着如千尺深潭般的交织与错杂,压得他险些转开眼去。

一瞬间他甚至觉得,渡鸦凝视的人并不是他。那双深潭般的眼中映出的似乎是某种遥不可及的东西。但还没来得及细想,对方眼睫一闪,转眼间又只剩下清浅的笑意。

“啊呀,头脑很冷静嘛,我倒是挺欣赏这个问题的。小鬼你得和人家多学学。”不忘捎带黑一句徒弟,渡鸦嘴角露出一丝恶作剧的笑容,“那我可得好好证明一下了。这么办吧,小鬼,我们来讲些只有渡鸦和他可爱的徒弟之间才知道的事情,这样就可以确认我的身份了吧?”

“……你想说什么?”一阵不祥的感觉包围了佩特。

“这可多了,就比如那次吧,为了拿到希尔达夫人在宴会展示的宝石……”

“停停停停!!”

佩特脸色大变,然而遭到了师傅的完全无视:“当时只有大小姐才被准许参加宴会嘛,男孩子可是会被拒之门外的。啊,佩特穿的那件粉红色的小裙子真是可爱,就连为师都……哟喂!”

渡鸦猛一侧头,一张卡片擦着脸飞了过去。但却还关不住他的嘴:“还有什么疑问吗?咦,还是说你也想看一看?”

露米诺斯出奇安静地看着师徒鸡飞狗跳了好一阵,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

尽管魔法攻击似乎可以奏效,但完全敌不过对方仗着自己是幽灵厚脸皮地满天飞开挂,佩特眼看着占不到对手的便宜,脑子一动,赶紧转移正题。

“老头子你别忘了还有个问题呢!过去五百多年了你怎么还呆在这儿?”

“我才想问你呢,小鬼,五百年了你怎么还不下去见我?”

……这说得还真是,饶是口才一流如佩特也不禁卡了一拍。如果要解释清楚,至少要从封印开始说起,不,记忆中渡鸦去世的时候黑魔法师尚未崛起,还得首先说黑魔法师的事情,怎么想都不是三言两语能搞明白的。

还好渡鸦没有难为他。初代怪盗向着露米诺斯的方向瞥了一眼,自顾自地接下去:“嘛,真要说的话,其实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本来我还想问问你们呢。我一步都不能离开这里,能得到情报实在少得可怜。我也不是没试着调查过,但是现在的冒险家真是不争气呢,大部分人刚见到我,掉头就跑,啧啧啧……难得碰上一两个胆子大的能和我聊聊天……”

被莫名其妙的幽灵缠上还不被吓坏才不对吧。佩特腹诽。不过正是拜他们所赐,这个地方闹鬼的传闻才逐渐流传开来,直到被水晶花园的情报员注意到。

“……从他们那儿我才知道现在已经过去几百年了。唉唉,居然无缘得见闻名天下的大怪盗的英姿,真替现在的人们感到可惜呢。嘛,我想这里现在没人认识我,反正我也无聊得很,就出来装鬼吓吓他们呗。”

渡鸦看起来陷入了奇怪的陶醉之中,露米诺斯不太自在地扫了佩特一眼,徒弟却俨然只是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

“然后我们听到了传闻,所以就来了。”尽管他说得轻巧,佩特却明白这不失为一种传递情报的策略。“老头子你也想不到我还活着吧?”

“没错,再次见到我可爱的徒弟,心情真是超感动呢——小鬼你别装出一副要吐的样子。”

渡鸦轻笑,随后目光再次移到了在场的另一个人身上。

“好啦,我回答得够多了吧?满意吗?那么现在总该轮到我发问了吧。站在这边的这位魔法师,请先自我介绍一下如何?要知道,和这个智商欠费的小鬼关系这么好,可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我很好奇你呢。”

佩特正犹豫先吐槽“等等你根本没回答什么吧”还是“智商欠费是什么鬼”,露米诺斯抢先一步沉声道:“您误会了,实际上,我们关系很糟糕。”

“别用敬称啊,这么见外,叫我渡鸦就好啦。”渡鸦依然笑眯眯,“嗯?可是你们刚刚表现得那么明显,现在想不认账可不好呢。”

“刚刚……”

“没错,你们不是配合得很好么?佩特的出招速度快,不过威力一般般,这我可再清楚不过了。而这位年轻的魔法师,光系魔法尽管杀伤力大却需要时间吟唱吧?在我刚刚跳出来的时候,你们其实是同时开始动作的,而攻击的时间和范围却衔接得如此天衣无缝……也就是说,根本不需要交流,你们就知道对方的魔法有什么特点,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如此默契,真是令人羡慕啊。”

渡鸦笑着解释完,好像完全没意识到刚才那番话在两人之中引起的爆炸性的尴尬。幽灵在半空中甚至换了个姿势,让自己飘得更舒服些,趁着二人一时无言的时候眼神又忽忽地黏到了魔法师身上,定定望了片刻,这才嘴角一扬开了口。

“好啦,现在总可以回答我了吧?这位魔法师——”

哐隆!

渡鸦的话还没问完,实验室的门突然大幅地颤抖了一下,似乎有什么巨大的东西正在从外撞击着它。两位怪盗反应迅捷地对视一眼,佩特掷出一张卡牌的同时后撤,金色的光芒逐渐扩大,直到筑成一道结界,而门外的怪物一头撞上这层障碍的时候,几片黑色的尾羽正携风而至,转瞬间就将来者削成几块碎泥。

一系列变故的发生只用了短短数秒,但是已经足够让房间里的人看清不速之客的样子。怪物的身体仿佛是由烂泥拧成的柱子,无脚自飘,散发出腐臭的气味,空洞的眼窝和合不上的利齿却散发着不祥的紫色光芒。第一批贸然冲进去的几只被消灭了,然而转眼间又有数只挤在了门口。

“——是乌曼!”

怎么可能出现在这种地方?!

佩特咬牙,心里的念头飞快地乱转。

那不是白魔法师实验的副产品吗?不是应该早就伴随着那个疯子的覆灭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吗?不,不对,连他故去多年的师傅都尚且能变成幽灵重现,那么那个可怕的魔法师又为什么不能卷土重来?

怪盗暗暗心惊了一刻,但是注意力很快不得不被眼前的东西拉走。乌曼的来势汹汹,数量相当惊人,消灭完一波又来一波,照这个没完没了的架势下去,他们根本没空抽身,更谈不上去调查这里了。

“露米诺斯!”情急之下他脱口而出对方的名字,“欧罗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没有回音。

一批刚涌入的怪物被蓝光击退,佩特抽空回头,猛然发觉到露米诺斯的样子不对。

光法师头半低,银色的发尾自肩膀垂落,依靠着双头杖勉强维持着站立的姿势,却根本掩不住长袍下膝盖的剧烈颤抖。他的下唇咬得发白,硬是没泄出一声呻吟,左手几乎要生生抠进眼窝之中,然而血色的红光却依然从指缝间钻出来。

这种样子他见过一次——在异世界他们靠近能量来源的时候。露米诺斯一旦被黑暗力量影响到,就会变成这样。严重的话,甚至会昏迷。

果然绝对和黑魔法师有关。

“别愣着!带上他快走!”

渡鸦甩手又是一束黑羽四散,将向两人聚拢过去的乌曼悉数击开,强行劈开一条通道。他升到半空,黑色的风衣翻飞,浅金色的眸子紧紧地盯着下方,使他看起来就像一只真正的鸦,眼睛明亮到看破黑暗,自如穿梭在重重夜晚。

“跟上我,实验室太危险了,我们去个更安全的地方。”

佩特眼见露米诺斯几乎快要失去意识,心一横,顾不得之前的赧然,索性将人揽到怀中,转眼间便是一路卡片和羽毛的残影。

他一心挂念着对方的状况,甚至没有分出一丝神去思考为何渡鸦对这些怪物乃至对欧罗拉的构造,熟悉至此。

 

TBC

丧病的女装梗自然是脑洞担当 @黎、下旬 

解释几个梗:

师傅的主武器是手杖(和少爷相同),副武器是羽毛,类似卡片。其实具体地说,师傅是全飞侠精通的设定,但是这篇估计发挥不出来,等以后单独产怪盗组的时候再慢慢苏(你

露米对黑暗的反应参考HOM相关章节

少爷怎么带露米走可以直接用卡片瞬移,参考HOM里少爷怎么带梅梅

事实上少爷在游戏里简直削成狗然而文里就不必在意了(x

暂时没想到其他BUG,等完结之后统一修一遍再看看~也许还会换名字orz这篇到这里估计进度快一半了,虽然经常迟到不过不会坑的

感谢各位认识不认识的小伙伴们点赞XD每次觉得这么冷的粮食还有人在吃真的很开心

评论(5)
热度(31)

© 白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