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叶子

勉强算是文手的白叶
偶尔不务正业地客串主催
MapleStory光渡(白鸦)/佩露/凯杰
无药可救的老白厨

微博@白叶子-MS光渡极地观测站
推特@shiroileafzi
噗浪@baiyezi

【Maplestory】一往如初 ACT.4(佩露)

又变成了双周更……(土下座)


前文:

ACT.0 http://baiyezi.lofter.com/post/3dac6d_a7f4caa

ACT.1 http://baiyezi.lofter.com/post/3dac6d_a90e8f5

ACT.2 http://baiyezi.lofter.com/post/3dac6d_ac1066d

ACT.3 http://baiyezi.lofter.com/post/3dac6d_ad4a89d




ACT.4



渡鸦提起手杖,略一思索,在空中迅速勾勒出几个繁复的图案。闪耀着白光的魔法阵交错缠绕,在永夜的黑暗之下显得尤为灼眼,随后牢牢地钉在通往屋顶的唯一入口处。
他回头摆摆手拒绝了想过来帮忙的徒弟,耸耸肩道:“这种程度的封印我还是能做得到的,嗯,我想我们暂时安全了。你还是先照顾那个孩子吧。”
被他轻描淡写地说成“那个孩子”的正是欧罗拉的后继者。此刻的魔法师双目紧闭,处于半昏迷状态,左眼附近依然隐隐绕着一圈血红的影子。
情急之下,佩特不假思索地抱上人跟着师傅冲出重围,没想到转眼间却是被带到了欧罗拉的屋顶上。大殿的屋顶相当干净,一看就是少有人来的位置,放眼望去连个能坐的地方都没有。佩特只得扶着露米诺斯坐到倾斜的屋顶上,手臂虚虚地环在对方背后,就着揽住的姿势让他半躺下来。这种体态不可谓不暧昧,一向我行我素的怪盗摆出一张扑克脸,却还是在对上师傅的目光的时候心虚了一秒。
“……为什么要来屋顶?”他按捺住胡乱动作的心跳问道,“你怎么知道这里安全?”
“我么?我当然知道了,你以为我在这里待了这么长时间就啥都没研究过?”
渡鸦露出一副自鸣得意的笑容,他抬眼望过来,正好遇上两个年轻人。他的弟子,和他的弟子想要保护的人——那个孩子。
佩特忽然间觉得他的眼神颤了颤。
“从前,白魔法师会经常上来散步。”渡鸦忽而轻声说,“这是他最喜欢的地方。为了避免被人打扰,这个地方的结界本身就保护得很好。”
“等等,老头子,难道你认识那个白魔法师?”
佩特讶然,但随即马上反应过来,这并不是不可能的。师傅遇见自己的时候,大约已经是三十余岁的光景,如果说他在过去的游历中曾经到过欧罗拉,也完全说得过去。
可是为什么师傅从来没有对他提起过这件事?照佩特对他性格的了解,认识那位伟大的魔法师,应该是件值得大吹牛皮的事情才对啊。
等一下,这么说来之前……
“唔……”
臂弯里的光法师闷哼一声,密密的睫毛颤了颤。先前左眼张狂的血光已经消下去了不少,红宝石般的眸里映出佩特俯视着自己的面庞。露米诺斯眨了眨眼,停滞了两秒,才像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猛地坐起来挣开对方的手臂,借势用半边胳膊挡住了脸。
而站在另一侧的渡鸦,帽檐下浅色的眼睛一闪,眼底像是含着一抹水色,嘴角挂笑却不带平日的戾气,连同弧度都柔和了几分——或许是因为回忆的长河既裹挟泥沙,又洗磨人心。
两人并不知道,当渡鸦最初看着他们联手出击的时候,脸上就是这样近似温柔的表情。
“还是先关心一下年轻人的情况吧?”他摇着手杖悠悠踱过来,恰到好处地充当着尴尬终结者,“身体不要紧了吗?”
“我没事,请不必担心。”露米诺斯眼神微动,“那些怪物的力量和我产生了共鸣,导致平衡有些崩溃。这样的事情已不是第一次,我能自己处理好,不劳费心。”
他的口气干得像张皱巴巴的纸,信息一个接一个地蹦出来。共鸣?平衡?第一次?如果是对素昧平生的人来说,这样的解释只会让人更加混乱。渡鸦却只是一笑而过。
“乌曼确实让人烦恼呢。说实话,这些家伙们也不是第一次光临这儿了。不过,数量突然暴涨到这种程度也是挺奇怪的,屋顶恐怕只能暂时避避。”
“……说得这么好听,就是我们被困在这里了吧。”佩特无奈地插话。
“脑子还没锈嘛,小鬼。”渡鸦夸张地露齿一笑,“你们还不赶快想想办法?封印也支撑不了太久的,别指望一个力量本来就不完整的幽灵老头啊,嗯?”
“这恐怕不是巧合吧。”
露米诺斯突然说道。
“渡鸦先生对欧罗拉熟悉到可以直接带我们上来的地步,真的只是这段时间研究出来的吗?况且,你对乌曼非常熟悉,如果我没记错,那个封印里掺入了欧罗拉的古法。”
他所指的便是方才渡鸦施加在屋顶入口处的魔法阵。尽管内容看似有所谦卑,光法师的口气却不容置喙,异色瞳牢牢地锁定在一身黑的怪盗身上。
“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不对劲。怪盗的出现和欧罗拉的事故,完全出现在同一时间和地点,真的只是碰巧吗?小偷,你也太容易相信可疑人物了。”
“那我倒要问问你,敢这么说,你了解渡鸦多少?”
露米诺斯的话外之音很明显。佩特知道他要说什么。就算怪盗不是引起这件事的原因,他也很可能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这件事从逻辑上来说,无可非议。甚至这样才合理。
但对佩特而言,怪盗渡鸦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是他绝对不可能接受的答案。
他艰难地说完这句话,却又扯了扯嘴角。嘛,算了,反正软蛋那种人,是不可能从感情上去理解这一切的吧。他就是那样的人——无论何时都冷静,理智,不会和他一样感情用事,也觉察不到他本就藏得极深的种种念头。
可是他没有听到自以为意料之中的反驳。
他抬起头,露米诺斯在认真地看着他。眉尖微蹙,眼神固执,仿佛在很用力地思考着什么——用力地去理解他话中的感情。
“我……不是太清楚师徒关系的感觉。很久之前在欧罗拉的时候,露西亚他们也照顾过我,可是那和你并不一样。所以,我想……”
佩特听着他费力组织着语言,胸口蓦然一暖。
也许那只不过是因为身在熟悉的地方,唤起了露米诺斯的些许过去的回忆,让他没有办法再完全地凭理性否定。可是他宁愿认为,那个死脑筋的露米诺斯,确实在试图去触碰些什么。
“噗……还真是个天真的孩子。”
渡鸦半是飘半是踱地晃了过来。他侧头望着露米诺斯,不怒反笑。
“如果按你所说的,我是个大魔头的话,那你就更不应该把这些都说出来了。像一碗清水一样一眼就能望穿……简直纯粹得和‘光’一样啊。
“你猜对了一半。黑魔法师残留下来的某种东西,正在侵蚀我的领域。”


TBC

为什么我这么话痨……这部分本来应该解说完毕的……全文估计要到7或8才能完结了orz

题外话,最近韩推好多师傅!超开心!w

感谢小蓝手和小红心!卡得不要不要的时候想想会有人看真是超大动力……

评论
热度(24)

© 白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