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叶子

勉强算是文手的白叶
偶尔不务正业地客串主催
MapleStory光渡(白鸦)/佩露/凯杰
无药可救的老白厨

微博@白叶子-MS光渡极地观测站
推特@shiroileafzi
噗浪@baiyezi

【MapleStory】TMS深夜六十分-我回来了/欢迎回来(凯&杰)

好久没认真写六十分了累死……过来存个档

本周停更一下佩露,因为po主没干正事去摸了这个鱼orz


*凯内西斯&杰伊
可以视为友情向哦,虽然本人是吃这个CP的XD



凌晨三时的摩天楼内部,只有数台电脑荧幕还在发着幽幽的白光。坐在最大的荧幕前的杰伊脸上挂着绷不住的睡意,嘎嘣咬下一块榛果巧克力。
头顶上六个巨大的荧幕几乎将少年包围在其中。上面显示已经接入了市内某处大楼的监视器图像。好吧,准确来说应该是侵入市政安保系统,并窃取了他们的图像,只是这对天才少年黑客来说就和打开自己电脑里的文件夹一样简单。
肮脏的落地窗已经东破西残,陈旧的水泥地板上遍地狼藉地散落着玻璃渣,空气中浮着几乎肉眼可见的尘埃。看起来就很像鬼屋的大厅中,不时飘过一些没有脚的黑影。
换成普通人大概会被吓个半死,然而杰伊只是换了一块巧克力,无所事事地半睁着眼盯着屏幕。
直到一个穿着学校制服的少年毫无征兆出现在正中央。
瞬间,所有的监视器中都是那双银灰色的眼睛,明澈如镜而又锐利如鹰隼。他出现的那一刻,仿佛全世界都为之凝固——这不仅仅是在夸张少年自认为无可挑剔的容貌,而是他确实用某种力量,让周遭所有骚动都暂停了下来。
咔嘣。
杰伊大概是世界上最后一个可以不为凯内西斯所动的人。他对此全部的反应,是从漫不经心地咬下一块巧克力变成了皱着眉头地咬下一块巧克力。
少年嘴角微勾,右手举到空中,手腕上一圈红色的光骤然亮起。而他周围的所有大小物件像是被震慑般颤抖起来,随后纷纷爆炸制造出冲击波,瞬间整个大楼飞沙走石,方才的黑影尽数被掩埋在其中。
拜托。
杰伊叼着巧克力,双手飞快敲击着键盘。读条的提示随着他的手速向上飙升。
这个家伙能不能别每次出场都搞得跟开演唱会一样?
等到整个场面平静下来,少年黑客差不多也确认完毕了需要修改和删除的部分。接下来,只要英雄退场,他的工作就到此为止了。
但是站在一片废墟中央的凯内西斯没有动。
杰伊伸手又拿了一块巧克力。咬下去之后扯了扯嘴角,见鬼,这块是酒心的。
凯内西斯的目光突然转向了他。
不,从实际情况来说,应该是凯内西斯看向了监视器的镜头。摄像是没有声音的,因此杰伊只能干看着少年的薄薄的唇一张一合。
——都什么状况了,这家伙居然还在最后对着监视跟他讲话!通讯器是摆设用的吗!
杰伊没有丝毫迟疑地点了确认全部消除。
读条完毕的时候扫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钟,还没到凌晨四点。总算赶在早间新闻报道之前把所有的证据清理一空,戴着猫耳眼罩的少年双手交握在脑后,往万年不变的电脑椅上一靠,长出一口恶气。
人一旦放松下来就会想继续吃东西。杰伊闭着眼睛往桌上胡乱摸索了一番,只摸到一堆刚才吃剩下的巧克力包装纸。杰伊无意识地把锡纸搓成团,估计是刚刚心情恶劣的时候不知不觉就全吃完了,想再拿点甜食过来可是完全懒得动,麻烦……
一颗散发的青苹果香味的硬质物体恰是时候地戳了戳他的唇。
杰伊反射性地张开嘴,圆形的糖果顺从地滑到了味蕾上。甜而不腻的清香一下子晕开来,单从质量来说,相当地上乘。
“味道还不错吧?”
语尾微微上扬,带着青涩年纪特有的一丝纨绔。
“K?”
会用这个方式投食的人用膝盖想也知道是谁。
“我回来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身后的黑发少年笑意盈盈,“顺便带了点小礼物慰劳你的工作,辛苦了,杰伊。”
“这句话你刚刚已经在录像里说过了。欢迎回来,K,如果你真的想体贴我的话算我拜托你下次能不能戴个面具……”
一口气说到这里杰伊才突然意识到他要问不是这个,他脸色刷地煞白,直起身来盯着眼睛已经笑成一条缝的凯内西斯。
“等等,你刚刚给我吃的是什么?”
“啊,挺好吃的吧?像青苹果的味道对不对?我第一次吃的时候就觉得你会喜欢,在外面可不那么容易找到合你口味的甜食,那个怪物叫什么来着,对了,应该是绿水灵的掉落物……”
“凯!内!西!斯!”
看着杰伊满脸通红下一秒就要从椅子上跳起来揍他的样子(虽然被缺乏运动的洁癖宅揍一顿应该也不会痛,他想),凯内西斯觉得还是不要告诉他其实这是楼下糖果店刚推出的新品了。

END

解释几个梗:

绿水灵糖果是11周年的梗

杰伊称呼凯内K是GMS的梗,觉得很带感就直接挪过来用了(你)

才发现这居然是我第一次写傲天和小洁癖……

评论(7)
热度(24)

© 白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