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叶子

勉强算是文手的白叶
偶尔不务正业地客串主催
MapleStory光渡(白鸦)/佩露/凯杰
无药可救的老白厨

微博@白叶子-MS光渡极地观测站
推特@shiroileafzi
噗浪@baiyezi

【MapleStory】6-7月的几个超短篇

坑了那么久还被点赞一上来被提醒吓了一跳真是受之有愧qwq

先拿点别的来混更……(你

依次:凯&杰、光渡(白鸦)x2、英雄团



TMS深夜六十分:我回来了/欢迎回来

凯内西斯&杰伊

http://baiyezi.lofter.com/post/3dac6d_b24a68a



TMS深夜六十分:仲夏夜

白魔法师x怪盗渡鸦



白魔法师背着手,在满天的星辰下驻足。

那是个新月无云的晴夜,连随身的法杖都没有携带的魔法师,袍袖微扬,独自一人敛眉注视着浩瀚的星空。夏夜的星辰围绕着他缓步慢移——不,不如说他才是一切星河的源头,哪怕是夏日的启明星和他相比,也只算是从他身上偷了一束光芒罢了。

整个森林,整个世界仿佛都因此而屏息。直到一束烟花突然冲向星空,咻碰一声,如盛开般绽放了整片天空。

色彩绚丽得星辰都仿佛都为之闪烁颤抖。魔法师却丝毫不为所动。他只悠悠转回了目光,不出所料地在屋顶上见到了罪魁祸首。身为不速之客却没有丝毫歉意的家伙此刻正翘着唇角冲着他笑。

晚上好,这次的见面礼怎么样?外号叫渡鸦的怪盗跳下来,抬了抬形状奇怪的帽子,权当问候。

他自顾自地解释说,这玩意叫烟花,是他从集市上拿回来的小玩意(真的是“拿”,职业怪盗强调说)。夏天的时候外面都流行这个。

夏天啊——

自从隐居在这里之后季节已经离他远去了。说到底,年复一年的变换对超越时间的魔法师来说,已经失去了意义。何况白记得他曾见过,甚至是比这更华丽更夸张的烟火,漫长的游历时间中,还有什么是他没有见识到的呢?

可是白没有打断他。

兴致勃勃地诉说着这一切的渡鸦,浅金色的眸子里仿佛在闪烁着某种光辉,和那些宝石的凝固的光辉不同,生命力充沛得令人移不开眼睛。

或许是不是因为这个呢?

渡鸦说完了,斜眼瞥了下魔法师,然后像是决定了什么般地转过身来。

“就像这样,有些时候,没有魔法的东西也可以很美。”

你该多看看星空,他对白魔法师说。很少有人会对他这么说。

头上的星空深邃得就像世界的准则,他奉为圭臬而又力求超越的某种东西。而“美”本身却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渡鸦看着他。

就像你一样。他突然说。光本身的存在就很美了。

那是白魔法师之前也是之后从未听到的一句话。渡鸦的花火表演只出现在静谧森林唯一的一次夏天——如果那可以称之为夏天。那是他们之间最后剩下的盛夏。

END


TMS深夜六十分:雨过天青

白魔法师x怪盗渡鸦


他的指尖最先闻到雨的味道。
伸出手来的话,雨会放肆地吻着指腹,指甲,骨节。各种笑声,都穿过指缝溜走。
雨倾泄而下。血刃和玫瑰倾泄而下。
循环往复,兜兜转转,如同百转千回的人间情事。
或许因此,他伫立在生命的尽头,却想到当初。

柔和的丝斜着洒下来,染湿面颊,濯洗万物。雨拉成一支细笔,抹去了永恒极夜里光芒的炫目,四周皆是朦胧的水墨。他的影子延成溪流,淌向他不曾知晓的远方。
因此他觉出几近奢侈的温柔。
“这种天气还在等我?”
“我知道你会来。”
在尽头等待他的人说。水幕笼罩他周围的那一刻,亮得如同凌晨时分的狮子座流星雨。
“……怪盗可是不能用常理推测的。”
或许是职业的缘故,他的十指分外灵敏。湿气最先逸散过来,捻在指间,如同缱绻的吐息。
那种意味,似是久别重逢。

然而,即使雨停了,静谧之林也没有重见天日的那天。
他还记得最后的那场雨近乎暴怒。浇上浑黄的泥浆,扯来苍白的闪电,一股一股手腕粗细,劈头泼下来。
雨令人失明。
不,夺去人类视野的,不是此刻暴烈地吞噬一切的狂风骤雨,而是温柔却润物无声的绵绵细雨,不知不觉间早已浸透了那对羽翼。就像沾上露水的野草再也无法直起身来。
他的手杖抱在胸口,他的月亮缺在头顶。他不了解魔法师是否有兴致去控制这里的天气,可是光不会无缘无故地摧毁这里。除非光有不可告人的理由——除非光不再是光。
可是他仍然脚步坚决,踽踽而行,沉重而蹒跚。

白所承诺过的,似乎全都变成了谎言。而为了那些,他恐怕已经竭尽了此生的风霜雨雪。
渡鸦闭上眼睛而打湿脸颊。
指间细雨,青丝白发。

END



突发小段子:关于英雄团谁比较能熬夜


“哈啊…”
在埃文今天晚上第七次打完一个巨大的哈欠之后,闭上嘴的同时感受到了舌尖传来的甜味。香而不腻的味道非常好吃……不,重点不是这个,谁趁着他打哈欠的时候往他嘴里丢了颗糖来着?
他从差点把他头顶都埋没的羊皮纸堆里猛地抬起头来,吓得旁边正在打盹的米乐鼻涕泡都震破了。
罪魁祸首促狭地眯着一双紫色的眸子,翘着腿直接坐在桌板上,右手撑着脸颊笑得一脸阳光灿烂。
“噗……抱歉抱歉,看你那么困就忍不住玩了玩。”怪盗毫无诚意地眨了眨眼,“放心,又不会有毒,那是软蛋的星星糖。”
正襟危坐地握着羽毛笔认真披阅卷宗的夜光法师手一抖,差点在纸上划出一道不雅观的污渍。
“……小偷,我不记得我给过你那个东西。”
言下之意便是死小偷竟敢趁开会的时候摸他的兜。
“我也挺意外软蛋居然会带这种甜食?难道打算当夜宵的么?”
“这和你没关系吧。”露米诺斯干巴巴地回答,“欧罗拉一直有这个习惯……”
“诶——你们魔法师的品味还真是奇特。”
“我不觉得热衷于掏别人兜的某个小偷有资格评论品味。”
眼见这两个人又要进入撕逼模式,埃文无奈地按了按额角,想找点什么话来劝劝,脑子却一片空白。佩特和露米诺斯的对话似乎隔了一层玻璃才传进他耳朵里,昏昏沉沉不甚明了……整个人像是泡在温水里……
突然一只左手砰地拍到了他的背上,埃文反射性地刷地直坐起身,而被另一只右手拍到的米乐也一甩尾巴赶紧爬起来。
“嘿!年轻人累了就该去睡觉!”大姐般的阿岚粗暴地揉着他的头,嘿嘿一笑:“武士最重要的就是精神!不注意休息哪来的精神继续修炼?何况你这小鬼还在长身体的时候呢。”
“但是,这些资料今天不做完的话……”
埃文还想辩解,隐月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已经很晚了。我知道你很想追上大家,但别太勉强自己。等休息好了再继续也不迟。”
“说得很对嘛。那我也先去休息啦,晚安诸位!”
阿岚一手拖着埃文,后面跟着摇摇欲坠的米乐,留给众人一个潇洒的背影。隐月随即站起来微微欠身,表示他也先走一步。
房间另一头的精灵王梅赛德斯朝队友们挥挥手。本来精灵的精神力就异乎常人,即使已是深夜时分,梅赛德斯依然没怎么觉得困倦。然而之后她斜睨了一眼此刻毫无睡意甚至越吵越精神的某两位。
惯于夜行的怪盗佩特,和来自永夜之林的夜光法师露米诺斯。
梅赛德斯思考了一秒莫名觉得心好累,决定还是撤退走人算了。


END?


评论
热度(26)

© 白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