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叶子

勉强算是文手的白叶
偶尔不务正业地客串主催
MapleStory光渡(白鸦)/佩露/凯杰
无药可救的老白厨

微博@白叶子-MS光渡极地观测站
推特@shiroileafzi
噗浪@baiyezi

2016勉强也不算是文手的年度总结

四个字自述今年状况:不务正业

做主催太爽我要在这条道路上狂奔不停放飞自我(不要。


1、企划主催:某一天的白魔法师&某一天的白魔法师 in Seoul

第一期招募:http://wmwebanthology.wixsite.com/recruit

第一期成果:http://wmwebanthology.wixsite.com/onedayofwm

第二期招募:http://wmwebanthology.wixsite.com/recruit2

第二期成果估计得明年1月了……



感谢总是被我压榨的美工君雷雷,感谢推特上的日韩坡国的妹子们帮忙做语言协助,最后才拉成跨6个服务区4种语言的企划。虽然阵势弄得这么大纯粹是因为圈太冷一个服务区凑不齐人……

学会了用Wix做网站。Wix真的超好用!除了没汉语各方面都完美!好上手又高大上!

顺带糊了一把韩语,虽然因为没空认真学只入了个门,但是鉴于韩语和日语real像,有点基础再加谷歌日翻韩,回复韩国妹子们的邮件基本没问题。

当然最大的收获还是收到了太太们的粮食!!没有粮又不想吃腿肉,那就开企划让太太们集体产粮吧xx


2、个人本:《猎人与麋鹿》


(宣图太长了随便挑个样刊内页……)

15年参本16年出个人本充分体会到real冷圈出本毫无收益真的都是因为爱

好歹这也算是CMS第一个佩露本23333伏地感谢不嫌弃这本小料的各位,感谢LIMI酱的友情封面,感谢依然被我压榨的美工君雷雷

以及如果有湾家姑娘看到的话,台版正在准备中哦,应该能赶上明年2月的CWT,感谢期末还在忙校对的代理姑娘

因为是个小料所以全过程几乎我自己包办了(也请不起代理23333),算是做了把自己的主催啦


3、扫文号 @众生有毒 

响应基友雷雷的号召加入,虽然目前除了第一篇之外都是我的(诶

国内原耽为主。其实是11月才开始做,但是非常想坚持下来,还是放在了年度总结里

关于今年扫文的总结会另外放在这个号上w


4、文……文的年度总结

(没什么气力地)还是按时间每篇摘一段吧……


1月

【鬼畜眼镜】[克克]腐骨


环形的轨道归于此刻不可思议的空间。我开始明白那个谜一样的男人为何以字母的形式命名自己,命名这个场所。为了容纳时间的重复冗余,空间出现了。很多事情是一体的,就像我们那样。

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因为这一切的诞生——都是我的选择,我的欲望所带来的啊。

当我伸手去剥开烂熟的石榴,黑色的腐殖质扎满指缝,那鲜红的液体滴答滴答坠落下来,像秒钟走过的声音一般令人安心。

我将他抱持于胸口,由此心脏上方一寸的地方染得嫣红。

石榴汁的气味包围了我。这很奇怪,它散发着铁锈一般的腥气。但它不难闻,一点都不。食欲突然袭来,我以黑黑的指尖抖索着掇起一颗,仰脖丢进咽喉。

它如一块软泥,挤压出古怪的甜腻。胃里一阵抽搐的刺痛,在来得及捂上嘴之前,另一双嘴唇代行了手的职责。


哎呀我的天我今年还没给克哉写生贺(惊恐)

挺有趣的,感觉我现在完全搞不出这么直白抒情的感觉了,难以置信……


2月

(空……空缺……跪着)


3月

【光渡(白鸦)】盲鸟


而后他的眼前一暗。
洁白的布料被披在了他的头顶上。他回过头,渡鸦残留着墨迹的手指勾过他的耳朵,顺着脸颊的轮廓一路下抚,紧了紧肩膀上的布料,将它造成披风似的形状。
“看啊。”渡鸦俯下身子,嘶哑的声音刺刺地刮过白的耳膜,“这样才适合你啊。”
白不作答。
他拢了把身上的布料,它看起来颇似一件带兜帽的长袍,代替过去的长发,以冰冷的温度安抚着他的背脊。
渡鸦的手指按向了他的后脑。
那并不是为了接吻,只是一遍又一遍,摩挲着刚刚剪过之后毛糙的发尾,像是在枯地荆棘上,回忆蒸发的河流。


谁tm这么爱插刀子(捂着满嘴血如是说

光渡果然还是在虐的时候才有趣啊(不


4月

【佩露】一往如初 ACT.0~2


“哎呀哎呀,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急躁,一言不合就动手啊?”那声音不疾不徐,甚至染上了几分笑意,“这点看人的眼光都没有怎么能算一个称职的怪盗呢,我是怎么教你的来着,小鬼?”
毫发无损地站在他们身后的男人故作无奈地摊开双手。佩特猛然回头,在看清那翘起的嘴角之前,首先牢牢吸引目光的是一顶形状相当奇特的帽子。
帽檐突出而尖长,带着些许流线型的起伏,边缘滚着一圈金色的镶边,惟妙惟肖地模仿着鸟喙。侧面数支羽毛斜出,尖端染有淡淡的蓝。帽子上系着一圈长长的浅蓝色绸带,前面缀着些许不知名的宝石,末端金色的流苏无风自动,向后飘起。
而隐在那之下的便是一对浅色的眸子。他微微地抬帽致意,眼睛里盛着的光仿佛就要溢出来。
“渡鸦……老头子?!”
四目相接的瞬间,佩特脱口而出。
“记性还没退化嘛,小鬼头。”
被称为渡鸦的男人冲他眨了眨半边眼睛。不,称之为人类并不准确——他的身体是半透明的,如同幽灵一般悬浮于空中,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自己唯一的也是最得意的弟子。他闲闲地将手杖抄起背在身后,尽管一袭黑色的风衣相比佩特耀眼的装束要朴素得多,却丝毫掩不住那飞扬的神色。


看到“4~5次完结”的时候恨不得穿回去打死半年前的坑主(。)


5月

TMS深夜六十分-我回来了/欢迎回来(凯&杰)


一颗散发的青苹果香味的硬质物体恰是时候地戳了戳他的唇。
杰伊反射性地张开嘴,圆形的糖果顺从地滑到了味蕾上。甜而不腻的清香一下子晕开来,单从质量来说,相当地上乘。
“味道还不错吧?”
语尾微微上扬,带着青涩年纪特有的一丝纨绔。
“K?”
会用这个方式投食的人用膝盖想也知道是谁。
“我回来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身后的黑发少年笑意盈盈,“顺便带了点小礼物慰劳你的工作,辛苦了,杰伊。”
“这句话你刚刚已经在录像里说过了。欢迎回来,K,如果你真的想体贴我的话算我拜托你下次能不能戴个面具……”
一口气说到这里杰伊才突然意识到他要问不是这个,他脸色刷地煞白,直起身来盯着眼睛已经笑成一条缝的凯内西斯。
“等等,你刚刚给我吃的是什么?”


好像又很久没认真写过六十分了(捂脸)

一直觉得凯杰适合互相抬杠呛人,凯内调戏小洁癖再被反呛回去ww但关键时刻绝对可靠w


6月

(还……还是空……继续跪着)


7月

一往如初 ACT.6


果然,只凭渡鸦的力量,不可能做到这一步。
露米诺斯再一次地在心中暗暗肯定了这个结论。
不论有意无意,怪盗渡鸦一定隐瞒了某些事实。他把这一切描述得如同巧合:偶然诞生在此处,并招致了黑魔法师的侵蚀。但是,明明应该是怪盗渡鸦和欧罗拉遗址事先就存在某种联系,他才可能出现在这里啊。
刚刚应该追问他和欧罗拉的关系才对,没想到竟被牵着走了。光法师回想起刚刚的对话,不禁赧颜。稍微停下来反省一下就能发现刚刚的自己不对劲。一向冷静的判断竟会被动摇得那样轻易,佩特那家伙……
“软蛋,软蛋……露米诺斯!”
肩膀传来手套的触感,露米诺斯猛地回过神来。他怔怔地看着方才还在日常互咬的活宝怪盗们。渡鸦在书堆里找了个靠着舒服的地方,使他看起来更像一只筑巢的大鸟。


沉迷游戏不能自拔的暑假……

好像是这坑的最后一更,居然断在了毫无人性的地方(好意思

打算写一个完整的故事才发现逻辑要圆回来很不容易,寒假再搓摩搓摩看看


8~9月

猎人与麋鹿 9-10[AU]


年轻的猎人狼狈不堪,连那顶从不离身的古怪帽子也丢下了,金色的卷发黏糊糊地挂在前额上,亮晶晶的紫色眼睛都快睁不开,佩特把彻底愣住的露米诺斯一把揽到怀里,左手紧紧按住他的脑袋,右手钻到斗篷底下,一寸一寸地抚摸他湿透的后背,像是在靠触觉去确认他。

露米诺斯感到佩特的手在发抖。

“……你怎么会在这里。”

“啊,我啊,没地方去了。”

露米诺斯不知道该做什么,他想了想,伸手环住猎人只披了件单衣的背脊。

“什么?”

“我被老头赶出来了。”

“雷恩师傅?他怎么会?”

“他说,自己喜欢的人都留不下来,不配做他的弟子。”


还是发小甜饼比较爽快w


10月

8~10月的超短篇


即使白俯身下来握他的手,也一如既往地感受不到丝毫体温,尽管他已用力过度到关节苍白。仿佛他握的不是人手,而是一把随时会散的骨架。
他从未第二次遇见那样的人,面容冰冷,而骨血沸腾。
渡鸦被他捏到痛,试着想抽抽不回。金色的眼睛里有光一闪而过,他不避不退,嘴角一弯,另一只手绕过对方的后颈就对着白那薄而无血色的唇咬了下去。
连嘴唇都是冰的。
他不甘心地纠缠,进攻,撕咬,最后竟硬是叫他挤出一丝带血腥味的温度来。


因为忙着本子的事情没有什么成文了。明年一定回归主业……(Flag


11月

修车厂的售票窗


“把这个松开,光……你他妈从哪里弄来的这玩意!”
任何男人被触碰那里都不可能毫无反应。渡鸦脑门一热,直接对着白的脸就吼了过去。
白总算很是识时务地给了他一个眼神。
“这不对。”渡鸦扯了扯手腕,已经深深扎在门里的锁链没给他丝毫挣扎的余地,只磨得皮肤透着一道道血红,“锁链……不应该是你的魔法。”
他咬着牙,最终还是把关键词都吞了回去。然而紧接着,一条新的锁链就被拉到了他眼前。漆黑,锐利,简直像是把吞没了光的黑洞刮下来,拉直了。
白抬起手,手心依稀是可怖的黑紫色。
而现在终于轮到他扭开眼睛,不忍去看白了。


沉迷买票不想开车的年末

放段还没开完的后续www

光渡还是刀带感(第二次


12月

请在横线上填写合适的内容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他们都喝了假酒,佩特突然想跟露米诺斯开个玩笑。

稍微有点过分的那种。

反正,从他们五百年后重逢以来,互相的吵闹就开始变本加厉。仔细想想倒也是能够理解,阿岚不想管,梅赛德斯懒得管,隐月不好管,埃文?等他长大几岁再管吧。

没人能说什么。就算真的过分了点,事后也可以当玩笑揭过去。

“软蛋。”

露米诺斯回过头来。那张平时总是很古板的脸微微透出些许红晕。佩特觉得自己有点昏头,但他还是一口气说了。

“要不要跟我谈个恋爱试试?”

露米诺斯死死地盯着他,简直是要把他掏个窟窿。

佩特压着果不其然地翻涌上来的后悔,对这个啥都不明白的蠢蛋来说,“恋爱”这字眼果然还是烧得太沸腾了点儿。

如果露米诺斯反问“和你?”或者“恋爱?”或者更过分的“小偷你脑子没发病吧?”,佩特准备好了一整套说辞——反正他平时开的玩笑不够一百也有八十,多一个不多,何况是醉酒。

但这世上就是没有那么多有备而来。

“试试?”

露米诺斯问道。

佩特扶了扶帽檐,觉得他要完。


给出了其中一种答案ww大家都超有创意的啊哈哈哈

本来是想写玩烂了的爱情实验梗顺便开开车的来着,不过还是等前两趟车发完吧(还记得佩露坑要填吗。


产量太少看出来的东西有限。专注在佩露上的更多了些,也试着产过凯杰,希望明年的类别能更丰富。总而言之还是要重操旧业(笑


文这边的部分就END啦,其他还有诸如见了平子麻衣子生人啦,饭了Mili和周董啦(←对没错就是很多人青春的Jay……真是迟来的觉醒……),入了小裙子坑(没有自拍)啦,有机会放在其他的年末总结里再说23333

评论
热度(15)

© 白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