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叶子

勉强算是文手的白叶
偶尔不务正业地客串主催
MapleStory光渡(白鸦)/佩露/凯杰
无药可救的老白厨

微博@白叶子-MS光渡极地观测站
推特@shiroileafzi
噗浪@baiyezi

【MapleStory】一往如初 ACT.5(佩露)

简直不好意思说第一次按时填了【你

还比以往多一点【


前文:

ACT.0 http://baiyezi.lofter.com/post/3dac6d_a7f4caa

ACT.1 http://baiyezi.lofter.com/post/3dac6d_a90e8f5

ACT.2 http://baiyezi.lofter.com/post/3dac6d_ac1066d

ACT.3 http://baiyezi.lofter.com/post/3dac6d_ad4a89d

ACT.4 http://baiyezi.lofter.com/post/3dac6d_af873f9



ACT.5




轻飘飘的言语一下引爆了两人的心思。他居然真的知道黑魔法师的事情,佩特心想,他总觉得再次见面的时候师傅和他之前记忆中的有些微妙的不同,而露米诺斯抢先一步问道:“您说的侵蚀是指什么?”
“如果说最明显的表现,就是那些乌曼了吧?我可不愿意把那些脏兮兮的家伙放进来,麻烦死了。唔,你要是问原因的话我也不太明白,不过应该是那个……黑魔法师,残留在这里的某种魔力遗迹吧。它本来早就该风化的,却因为我醒了,被我的力量所影响,再一次地复活了。唉,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你说的没错。”
“乌曼之外的领域是您创造的。也就是说,这整个欧罗拉,都是。”
“没错。”
看着现出难以置信的表情的露米诺斯,和现出更加难以置信的表情的佩特,渡鸦像是发现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绽开了笑容。
“怎么,我就不能去过欧罗拉?——倒是你这孩子,明明自己和欧罗拉关系不浅啊,还不肯让别人来?”
他说的“这孩子”自然指的是露米诺斯。
“你身上的谜团也不算少呢。说实话吧,一开始我只打算拉徒弟进来的,却没想到你会跟他牵着手一起过来……”
“请、请不要误会!”方才消下去的红晕又爬了一抹上去,露米诺斯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不自觉地拔高了,“我只是担心那个小偷——抱歉,我是说佩特,又弄出什么事来添麻烦……”
“诶,别着急呀,我是说能进入这个结界的人,应当是我能控制的才对。小少爷的船不就没来成么?”渡鸦促狭地眯起眼,作势要去揉佩特的头然后被意料之中地成功躲开,“可是你却进来了,那么这里一定有某种东西在呼唤着你呢。”
他俯下身子,像是对孩子说话一样直视着露米诺斯的眼睛。当然,要不是渡鸦占了在空中漂浮的优势,这种姿势在双方的身高条件下是不可能成立的。
明明是个幽灵,却没有一点点不自在,到处乱动得像是很久之前就想这么飞了似的。
佩特突然觉得整个画面有些说不出来的不协调,或许是由于这对待孩子似的态度。纵然从年龄和辈分上来说,渡鸦都担待得起他们中任何一人的长辈,但是那绝不仅仅是长辈对后辈的泛泛关心。他自认足够熟悉他师傅了,可是那种眼神却令他觉得陌生。
渡鸦的眼角微翘,使他看起来总带一点放肆的笑意,然而低垂的眼帘却化去了不少飞扬跋扈,只留下了一双仿佛含着光的浅色眸子,有如半满的弦月,温柔而深邃。
不,问题不只是眼神。他盯着师傅的脸看了数秒,终于明白,那种微妙的违和感还有另一个来源。
渡鸦的相貌。
尽管乍看之下和从前相差无几,但是现在佩特可以肯定地说——灵体的年龄,或者说灵体呈现出来的年龄,比他遇到渡鸦的时候,要更加年轻。
渡鸦活得不长,佩特甚至不确定他去世的时候有没有满四十,而三十多岁的人无论再怎么沧桑,脸也不会衰老得太快,更何况是渡鸦那样精通易容的怪盗。让佩特认出来的地方,与其说是外貌上的细微变化,还不如说是那股气质。
在他的记忆里,遇到他之后的师傅,从来不会如此露骨地露出这种夹杂着疼爱与伤感的眼神。
“现在,总该轮到你了吧,小魔法师。”渡鸦温和地问道,“刚才你被那种力量影响到了,对吗?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吧。”
“准确地说,是共鸣。”
露米诺斯的态度过于干脆,甚至让渡鸦小小地怔了一下,不过他很快调整回了笑容。
“我身上的黑暗力量,和乌曼的来源,属于同一种。”他面无表情地继续,“一旦过于靠近,我可能无法控制好光与暗的平衡,会失去意识。”
和乌曼同源的黑暗力量。
那暗示着什么,再明确不过了。
光法师的体内有着黑魔法师的一部分。这个事实对于一般人而言就足够惊悚了。渡鸦果不其然刷地睁大了眼睛,浅色的眸子用力眨了眨,难以置信般地瞪着他看。
露米诺斯已经相当习惯于接受旁人的侧目,血红的左眼一动不动地盯着渡鸦,像是在说即使惊讶也无所谓。他深吸口气做好了一切准备,却只见渡鸦手托着下巴,喃喃地问道:
“啊?你说……平衡?光与暗?”
“……嗯,是的。”
没有得到预想中“黑暗力量是怎么回事?”“你不会被吞噬吧!”的质问,饶是露米诺斯也慢了一拍。渡鸦腾地站起来,虽然从他的状态看来,说是在空中翻了一圈直起身子比较贴切。
“这不可能,为什么会存在这种平衡……你是怎么做到的?”
“老头子,你别突然那么激动,软蛋的事情……”
“没关系,佩特。”
露米诺斯伸手拦了拦他。佩特是在担心他可能不愿意坦白,毕竟那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更何况自己和渡鸦还是第一次见面——他隐约猜得到,但不想把这些说出口。
他说来也是,明明是初次见面,却毫不介意把这些事情告诉他。不仅是因为渡鸦是佩特的师傅,更是因为,渡鸦似乎和欧罗拉有着某种瓜葛。他直觉地觉得,那是他所不了解的欧罗拉的另一面。
他慢慢地从头开始说,而渡鸦始终牢牢地凝视着他,那眼神仿佛在他身上生了根。怪盗石像般盘腿坐在空中,表情凝重地听完了他的话,中途难得地不发一语,佩特甚至都有几分不习惯。渡鸦只在即将结束的时候眼神一闪,很快又暗了下去。
“将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量平衡起来,达到最佳状态么。”
不知是发问还是自言自语,渡鸦低声嘟哝了一句。他歪头重新打量了一番露米诺斯,嘴角突然就弯了。
“孩子,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在两个极端当中寻找一条新的路,就像走钢索一样,一不小心就会满盘皆输啊。你知道,当年光,我是说白魔法师,可就是在光与暗的实验中失败才会堕落的?你怎么会有勇气去走那种伟大的魔法师都没能走下去的路?”
“我和他不同。我并不是想要研究光的极致。被迫承受黑暗,是我没有想到过的事,但也正因为这样,我才能学着掌控光与暗的平衡。
这种力量可以去保护我重视的那些人。不,不如说,如果我不能承受它,周围人都会被我连累到。为了他们,我必须做到。”
露米诺斯一字一顿地说。
渡鸦没有接话。
他一改往常的轻浮,只是静静地望着露米诺斯微笑。
不是勾引式的魅惑,也不是营业用的敷衍,而是像发现了某种珍贵的宝物一般,由衷地流淌出来。
空气中只剩下了两人的呼吸声。露米诺斯感觉佩特走到了他身边。他意识到他从未当着佩特的面说过这些话。很奇怪,他们常常朝夕相处,却从不互相坦诚。以至于他不知道,佩特会怎么想呢?觉得这样的人生是被束缚的吗?
一只温暖的手扶住他的肩,按下了他的想法。
“你该多为自己考虑些,软蛋。”
连预料中的嘲讽都没有出现。
一颗流星从夜空悄然划过,黑暗被短暂地撕开一个口子。月光明朗,微风拂面。尽管沉默,却如无声的春雨,只有浸润而毫无压抑。
突然可以明白白魔法师为什么钟爱这里。
“哎,话说回来,我还没有问过你的名字。”
半晌,渡鸦终于从神游中回来,面色也柔和不少,然而佩特光是瞥到他微眯的眼,就知道他又快原形毕露了。
“是不是叫‘软蛋’来着?”
“……!佩特!”光法师一秒卸了面具,狠狠给了同伴一个眼刀,金发的怪盗正假装抬帽子,努力不笑出声来,光法师只得忿忿地转回去。“……我的名字是露米诺斯。”
“露米诺斯啊,是个好名字呢,听上去就觉得在闪闪发光一样。”
渡鸦满意地说,对后辈们的闹别扭不置可否。他几步飘到露米诺斯面前,伸手似乎是想去抚摸他有些翘起的发顶,却又想起自己没有实体而僵了一下,又缩了回去。
“露米诺斯,”他轻轻地说,“你做到了光……白魔法师没能做到的事情。
“我为你骄傲。”


TBC

是说这里其实是这个梗最最开始构思好的场景之一,终于搞出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没感觉了orz不知道读起来感觉怎么样……

为什么这么话痨,还没正式开虐呢……这是要拖到10的节奏orz

感谢一直以来的点赞!


评论(13)
热度(36)

© 白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