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叶子

勉强算是文手的白叶
偶尔不务正业地客串主催
MapleStory光渡(白鸦)/佩露/凯杰
无药可救的老白厨

微博@白叶子-MS光渡极地观测站
推特@shiroileafzi
噗浪@baiyezi

修车厂二号

卖完票就跑,真tm刺激(不是。

狗血到极点的醉酒梗(并没有写到

想挑战跟修车厂一号不太一样的风格,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引子---
1
渡鸦跟桌子上的魔法傀儡大眼瞪小眼。
不,说“眼”似乎不太对。毕竟那个所谓的魔法傀儡只是一个巴掌大的光球而已。
“哎,我说,行行好嘛。一杯,就一杯。”
光球左右抖动了一下,看起来是在摇头。
就在这个时刻,渡鸦的右手突然飞快地往桌面一抄。
目标是光球背后的绿酒瓶。
手上传来玻璃光滑的触感,渡鸦暗笑。光球见状急忙爆裂出一圈光芒,渡鸦觉得炸毛这个词用在这里倒是很合适的。
可是已经来不及咯,他想着。但等他举起酒瓶刚准备往嘴里凑,光球猛地朝上一跳。
“喂喂,我说,你这样可是犯规的。愿赌服输不知道吗?”
没法阻止他拿酒瓶,光球只好尽职尽责地堵在他的嘴唇前面。
往上仰,它往上飞;往下埋,它就往下飞。
渡鸦瞪它,光球忽明忽暗地闪了两闪。如果有脸的话,它现在也许是在眨眼睛。

2
怪谁呢?怪他多次违犯某人不让他酗酒的禁令,怪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傀儡塞进他衣服里的魔法师,还是怪那个魔法师把傀儡做成这么可爱的样子让他下不去手?
下不去手。
他以为怪盗渡鸦是什么人呢?
渡鸦不挣扎了,他从兜里掏出一个雕花的桃木盒子。盒子上挂着个黄铜锁,但是渡鸦看都没看,手指灵巧地划过侧面某个凹槽,盒子就噗地一声弹了起来。
里面花花绿绿的小玩意塞了个七七八八,形状古怪的铁丝姑且还能猜出是来撬锁的,但破破烂烂的手帕和胶囊状的药物就让小光球很困惑了。
也没工夫让它再困惑下去。
下一秒,光球的眼前一黑——如果它还有眼,然后它就发现自己被人抓起来,塞进了拥挤的盒子里,跟一块勾玉面对面坐着。
赶紧跳起来,除了砰地一声,什么也没发生。那盒子显然是施加了什么魔法的。
渡鸦悠悠然地举起了酒瓶,心里有点可惜小傀儡看不到,否则还能气气它。

3
“不用这么紧张吧,我又不会吃了你。”
吸取上次的经验教训,魔法傀儡这次浑身紧绷,连光芒的密度都仿佛增加了几分。
渡鸦不紧不慢地交叉双手指尖,往嘴皮上挂上一副人畜无害的微笑。
“我知道你是被那家伙制造出来的。但是你有没有想一想,为什么那家伙——好吧,大魔法师,不让我喝这玩意呢?”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又为什么要阻止我,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么?当那家伙的哨兵,这样就满足了?”
“再说,这个对你又没有坏处。只是尝一口而已。如果不喜欢,再拦着我也不迟对不对?”
小光球陷入了沉默。
不对,话说它本来也不能说话。但是渡鸦就当作是它默认了,捏起小酒盅盛了薄薄的一层,往光球面前一送。
“干杯。”
他自己握着酒瓶就灌下一大口,整个脸都舒张开来,简直是要成仙了。光球犹豫了片刻,总觉得这时候若是推了,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嘶。
酒液被吸收的一瞬间,小光球觉得自己仿佛理解了世界的奥义。

4
魔法傀儡缩在渡鸦背后瑟瑟发抖,快把自己抖成一片秋风枯叶。
魔法师的手指轻叩着桌面,手一抬,小光球就身不由己地被拉了过来。
没有询问,白魔法师只是低头看了它一眼。
一眼就够。
“唔,你回去吧。”
魔法师看上去很平静。
光球几乎是话音刚落就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
“好了好了,别来这套,太闷了我受不住……说吧,要我解释什么?”
越是自知理亏的时候,就越是要先发制人——这是怪盗的信条。
闻言魔法师的手指又开始轻轻敲打着桌面,他思索着。他思索得越久渡鸦就越忐忑。
“我说……”正当他耐不住先开口时,却听见对方说了一个“酒”字,“哈?”
“酒,能给我吗?”
“这回我身上可没带,真的。”
他不经大脑地吐完这几个字,然后才发现哪里不对。
“你要这做什么?现在惩罚小孩子都不会用没收这种低级手段了……”
“不是。”
白魔法师右手撑着脸,澄澈得近乎透明的浅蓝色眼睛安静地看着他。那双眼睛曾经迷倒过不少无知的人类,其中大概包括渡鸦自己。但现在,他更加清楚,从那看似干净的眸中,读不出任何东西。
所以他从善如流地放弃,嘴角一翘,凑过去道,“还是说魔法师大人也对这不入流的玩意感兴趣啦?”
他意在调笑。却不料魔法师眉头微皱,而后幅度小却坚定地点了点头。
“不妨试试。”
“……啊?”

TBC

评论
热度(13)

© 白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