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叶子

勉强算是文手的白叶
偶尔不务正业地客串主催
MapleStory光渡(白鸦)/佩露/凯杰
无药可救的老白厨

微博@白叶子-MS光渡极地观测站
推特@shiroileafzi
噗浪@baiyezi

【MapleStory】时间剧本(2)(佩露)

过会更佩露先占个位

造成一种九月没开天窗的错觉(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的(1)


2

如果管家大人和克里斯蒂娜她们在就好了,佩特在第十五次把书架上的《哨兵管理手册完整版本》按回去的时候想。可惜这里没有水晶花园的引以为傲的情报系统,要不然怎么会劳烦大少爷亲自动手,在这里大海捞针一样地四处捡漏,试图拼凑出一点线索。

在了解了这个世界的一些基本常识以后,佩特也就不再悄悄地“借”入门书,而是在晚上的休息时间大摇大摆地在协会的书房折腾。当然,热衷于书房也不单纯就是为了这个。

“我没想到你这么喜欢看书。”

横梁下的角落,一团来历不明的光球的后面,脸上被照得阴晴不定的露米诺斯静静地发表看法。我喜欢的当然不是看书了,佩特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我不能学习一下软蛋的好习惯吗?多懂点知识也没什么坏处吧。”

奇迹般地,虽然露米诺斯那天晚上跟他挑明了态度,并且发生了一点大概不怎么愉快的事情,但是这并没有影响佩特在他身边出没。既然他没有表态,佩特索性也不主动提起,只是一边乐得清闲地撩拨他,一边继续暗中调查这边世界的情况。他从书架上随便摸了一本《四小时读完哨兵向导历史》,十分自然地在露米诺斯旁边的木椅上一屁股坐下,然后当真读起了那本书。

安静的书房里只有书页哗啦啦翻飞,露米诺斯犹豫了一下,忍不住朝他那边多看了两眼。佩特全身心地扑在书上,视线随着指尖一行行走过,似乎根本没注意到露米诺斯波澜起伏的精神场。光球的光线起起伏伏,露米诺斯几不可闻地呼了口气,正打算重新专注在书本上,脖子后面却突然喷来一股热气,激得他浑身一抖。

“想看就大大方方地看。”佩特的声音正对着他的耳廓,“看书不专心可不好。”

“说得对,应当敦促大家多来书房学习。”推开门的弗里德今天也十分心平气和。

“我看我就不必了,还是实战让人热血沸腾啊!”阿岚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天知道为什么她上书房还要扛着一柄比人还高的战矛。

“说的也是,我……我也希望多一点去外面锻炼的机会。”埃文紧跟在后面,一进门先朝两位新战友招手致意。

“我理解你的心情,不过这次的事情还是交给新人比较好。”隐月的手轻轻搭在他的肩上。

“好了好了,今天可真是热闹。”梅赛德斯最后一个进来,愉快地合上了门。

佩特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目光扫射在场全体成员:“你们今天是约好了过来开家庭派对?”

弗里德在无差别的眼神攻击里若无其事地撩起长袍坐下。

“例会呀,”他说,“露米诺斯难道没告诉你?”

佩特往下对上露米诺斯不卑不亢的眼神,心想靠软蛋出息了居然敢跟他学坏,晚上一定要夜袭他的房间。

 


理所当然地,夜袭计划并没有成功。协会的状况比佩特设想的还要糟糕,无论在哪个世界,弗里德这边永远是宁缺毋滥人少事多,而哨兵和向导实行按能力分级,讲求能者多劳,更是加班加到简直不分晨昏昼夜。唯一的安慰大概就是紧急出勤任务被弗里德以锻炼新人为由,在例会上交给了他和露米诺斯。

他和露米诺斯两个人。

白得眩晕的太阳光下,一辆公共汽车在烤出白气的马路上哄哄轧过。佩特趁马路两边视线被阻隔的这一瞬间,飞快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饼干,塞进了嘴里,然后整张脸都扭曲了。

果然无论在哪儿都不能相信阿岚和梅赛德斯的临别礼物,他悲愤地想。旁边披着黑色袍子的光法师朝他投来了诧异的眼神,两人的视线短暂一交会,佩特正想着这好像还是今天早上露米诺斯第三次正面看他,对方就迅速移了回去。

但佩特肩膀上的家伙就没有这么好心了。这只通体漆黑的蠢鸟把它的头伸出去欣赏了佩特的表情两秒,喜滋滋地张开了喙。

“啊——”

佩特在它发出嘎嘎嘎的嘲笑声之前一把捏住了它的喉咙。

“再叫今天晚上我们就吃烧烤渡鸦。”佩特威胁。

“精神体不能被烧烤。”

佩特加渡鸦四只眼睛一起望向了露米诺斯。

“这是不是你今天跟我说的第一句话?”

“……是。”露米诺斯顿了一下,“而且,你再多说一点,对面就要发现我们了。”

“别这么紧张嘛,能不能对我的隐蔽能力稍微信任一点?”

“还是谨慎为好。”

说着,露米诺斯一把掀掉了身上盖着的黑布,绣着四芒星的欧罗拉白袍衣带飞动,右手紧握的双头杖迸出紫色的光晕,一个圆球状的东西在他的侧翼一闪而过。

于是佩特就这样看着直接冲上去抡人的露米诺斯,扭过头对肩上突然安静的渡鸦说:“我看这句话应该还给他自己。”

“有时候攻击才是最大的谨慎,小鬼。”

“你这废鸟讲话怎么跟我师傅似的。”

理论上,哨兵战斗时因过载而产生的负荷,会由一起出任务的向导进行疏导和平复。然而这也仅仅是“理论上”。在露米诺斯突然跃起的那一瞬间,佩特就明白了露米诺斯真的没有在说谎。“不需要”并不是因为露米诺斯同时具备向导的能力,而是他强悍地通过两种极端相反的能量溢出对冲,负负得正,达到了平衡……就连佩特建造在精神场外周的围墙都成了摆设。这就好比你搬来了全套的烤箱设备,等着别人提供鸡蛋和小麦粉,撸起袖子准备开始烘焙,结果没想到人家直接端上来一盘烤好的小蛋糕,还又香又软,堪比专业糕点师水平。

“真是值得鼓掌的成就啊。”

要是换一个搭档,也许还会因为帮不上忙而无所适从,但佩特显然不是这么有责任心的家伙,他痛快地决定配合演出,而且还在露米诺斯三下五除二干掉boss的时候不知从哪里洒了一捧玫瑰花瓣。

成功赢得了露米诺斯一秒的白眼。

“别做多余的事。”

“多余的人不就该做点多余的事嘛。”

露米诺斯嘴上说不过他,但工作期间又不好出手打一架,只是叹了口气继续追踪着残余的信号。他化身为光,借着光的路径一路转移,脚下留下细碎的光斑。等佩特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差点跟着伸手将卡片放出去——那种行动的方式,他已经和露米诺斯配合了太多次,以至于近似一种本能。他需要花上一点理智才能让自己想起来,现在的露米诺斯并不需要他。

这种感觉并不好。他在原地踟蹰了一下,可是露米诺斯就在这时回过了头。他一言不发;而佩特也许是在眼神里捕捉到了某种连露米诺斯自己都未能察觉的直觉,他轻轻地把卡牌捏在手上,跟上了露米诺斯。


TBC

首先跟还在这个坑底的小伙伴们(如果有)说声抱歉,一时冲动开坑了结果更新拖了这么久orz没想到九月过得这么魔幻,不仅特别忙,准备和期待了很久的东西也落空了,有一阵子非常失落,不过也学到不少东西……总之都过去了会好好回来复健填坑的XD

朱军假期快乐!

评论
热度(30)

© 白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